首页> >正文

专题 | 带您走近融汇:国际艺术与文化展(二)
时间:  来源:北京大学赛克勒与艺术博物馆  发布者:庞秦      字体:[]

声明:本文由北京大学赛克勒与艺术博物馆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海淀旅游网立场

INTERSECTION

International Art & Culture

融汇:国际艺术与文化

第二期

BAO PEI   鲍蓓

CUI XIUWEN   崔岫闻

E.V. DAY   E.V. 戴

ANINDITA DUTTA   阿南迪塔·达塔

MARK FOX   马克·福克斯

ANITA GLESTA   安妮塔·格莱斯塔

PATRICIA GUZMAN 帕特丽夏·古兹曼

NICOLAS HERRERA   尼古拉斯·埃雷拉

MARYAM NAJD   玛丽亚姆·纳杰德

FRIEDER NAKE 弗莱德·内克

TONI SCOTT   托尼·斯科特

TAI XIANGZHOU   泰祥洲

XU BING   徐冰

ZHAN WANG   展望

本期介绍

泰祥洲

一个人的艺术创作可能会跟他的出身地有一定关联性。我出生在银川,这里在一千多年前曾是西夏国的首都。这个非常短暂的国家在几十年间就创立了自己的文字和文化。生活在这样的地方,所有事情都可能在一夜之间产生新的改变。这张图是西夏时期壁画,里面的山水图对我后来的一些创作产生了很大的影响。生活在一个可以创造新文化的地域,我思考到当你了解宇宙构造的原理,你就很容易建立新的文字、图像、历史、文化体制甚至宗教体制。

1986年我成为冯其庸先生的入室弟子,冯先生给我上的第一堂课就是《史记·报任安书》,里面有一句非常重要的话,就是作为中国的知识分子或者文人,一个终身使命就是“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在《仰观垂象——山水画的观念与结构研究》一书中,我主要研究了天文学和绘画的关系,本次展览的作品实际上就是我理解的宇宙。

这件作品是在绢上创作的,绢是丝织成,丝是有机物,表面会有反光。用绢作画,从不同角度观看会产生不同效果,不像用纸作画,从各个角度看都是一样的。生绢就像一张草纸一样,它的吸水性特别强,水一遇绢就会化开,在化开的过程中形不成任何图像结构,勾一根线条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在第一阶段,我会用大笔很快地来转化这种结构,形成一些轨迹,并在这些轨迹中融入一些想象。

这其实就是“势”,比如杜甫说公孙大娘“一舞剑器动四方,天地为之久低昂”。张旭体会到了草书的豪荡之势,杜甫说王宰的画“中有云气随飞龙,咫尺应须论万里”,这是王宰山水画中的“尤工远势古莫比”。

画中有想象出来的结构,是日常生活中不会经历的。这些其实就是通过绘画本身产生的图像结构。这些结构是通过日积月累的练习所形成的一些笔墨习惯,这些笔墨习惯在图式上就会产生一种节奏,依据其内在的节奏,山石烟云,虽无常形而有常理,笔笔生发以至于变化无穷。

泰祥洲标志性的天象作品颠覆了绘画成规,使观者抽离惯常的观看方式,重新召唤人类对宇宙奥义的敬畏和遐思。三联屏巨幅系列作品《天象-方壶》置观众于静谧的混沌之中,没有明确的光影、重量、视点或方向。嶙峋怪石在云气中若隐若现,重复穿梭于画面之间、或幻化为末日世界的化石和骨头。


徐冰

《背后的故事》系列创作始于2004年。当时我在柏林作在驻艺术家,受到德国国家东亚博物馆做个人回顾展的邀请。这个美术馆在二战期间,大约90%的藏品被苏联红军挪到了前苏联,留在博物馆的只有这些丢失艺术品的照片。我希望做一件新作品,能结合柏林的历史、博物馆的历史、我本人的文化历史,以及展厅带有一圈展柜的特殊结构。

这件作品的灵感源于一段旅程。当时,我为另一个展览去了西班牙的瓦伦勒,在转机时看到,办公区透过毛玻璃,背后盆栽植物有趣的效果,这太像一幅东方水墨画了,这瞬间思维异常活跃,给了我“背后的故事”创作的灵感。由此,我从那些丢失作品中选取了三件山水画作为素材,用我的特殊方式复制了出来。我将那些透明玻璃处理成毛玻璃,当背后的杂物直接接触到毛玻璃时,玻璃的另一面就会显示出物件清晰的形象,物件和毛玻璃相隔一定的距离时,在正面显示的形象就变得模糊起来,就像中国水墨画在宣纸上晕染的效果,这个距离的调控就构成这种特别绘画的造型语言。


这件装置,在我看来,是空气中的一幅光影的“绘画”。传统绘画是将光照反映出的景物,通过画布、宣纸、颜料,运用透视学,光影造型学、色彩学的原理转换到二维平面上。我们看画,看到的是由颜料或墨色在画布或宣纸上直接描绘完成的物质化的作品。而《背后的故事》所呈现的画面,却是通过对光的调配由空气和光,再由从空间中穿过的毛玻璃所记录而构成的。

我们已有各种成熟的传统绘画形式,为什么还要弄出这种光的绘画,因为光比任何物质材料的直接呈现,都要丰富、细微。就像韩文彬教授

(Robert E Harrist Jr.)所说:“光的绘画的细腻与粗糙的杂物的反差,是这件作品生效的原因。在观众短暂的观看经验中,艺术的美与这“美”最无缘的杂物之间,在一块玻璃的两面发生着转换,这转换被眼所证实。这件装置像是一个艺术生成的隐喻,观者看到的是通过一块毛玻璃,将杂物平面化的过程,是被过滤、净化过的结果(画面),像是艺术(美的东西)生产过程的“科普”示范。现实中,艺术家处在客观世界与艺术作品之间,充当着这块“毛玻璃”的作用,将感受到的现实过滤成艺术。我们看到的是被过滤过的、美化的。人作为世界的过滤器,产生艺术,这艺术又过滤了世界的标本,物的标本。这时艺术、绘画的美是什么呢?什么是它的依托之所?”

我觉得这作品有意思的另外一点是,它探讨了中国绘画与自然的特殊关系。我们不难发现,用这种方法可以复制中国画,却不能复制传统油画,虽然传统油画是一种写实的。原因在哪里呢?这引发我们思考更深的问题。国画是注重写意的,却可以用这些实物来“描绘”。所以有些人说:“国画皴法有‘披麻皴’你却用真的麻来表现了。”这也证明了东方绘画与西方绘画在与世界的对位和进行艺术转化的方法在根本上的不同。也许并不仅是意象与写实的区别,其实是不同文化“自然观”的不同。


展望

我从1995年开始不锈钢假山石的构思创作。自古中国人在建造园林中用真山石来堆积园林山景,但人们习惯称这些“真山”为“假山”,其中漂亮的石块则被称之为“假山石”。堆积假山以使主人联想真山,既——自然。而当自然的“假山石”成为用不锈钢拓制的对象时,假山或“假山石”在这里不再是讨论的对象,而为什么把真石头堆山叫“假山”或“假山石”才是讨论的对象。纯自然才是真而与此对应的人工世界为假,假的“假山石”则意味着某种现实的真,暗喻了现代人对物质幻觉的膜拜。

抛光后的不锈钢以看似贵重、实则普通的材料属性,满足了人们的这种要求。不锈钢是被称为假的人工世界发明的一种“永不生锈”的钢,烈焰之下不可能永不生锈,这种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人类美好愿望正好突显了那个“假”字,而放置自然山石则体现了人类回归自然,忘不掉归属的本性。这种超然的冥想如今融化在被抛成镜面光亮的美妙的人造物质(石头)世界中,可谓即人工又自然、既传统又现代。也许这正是两种文明或地球上东西方

两个世界并存的理由;更是作为个体的人所具有的回归自然与追求物欲的矛盾体现。

不锈钢之所以得到人们的青睐甚至滥用,还因为它所具有的不确定的色彩和适应性,可以追随环境的变化而变化。当不锈钢变成自然石头的形状之后,那些不确定的起伏则扭曲了所有映在上面的光线和图象, 支解和毁灭的潜在欲望在迷幻的镜像中得以释放,新的希望不断的由此而产生。总之, 它给人们带来奇妙的物质感以及过去与未来一体,自然、变化、毁灭及永恒的幻象。

此次参展的“假山石”175号就是这个系列中的一件,艺术家每一次都会自己选择石料的形状,以及监督每一件作品的所有细节。不同于一般文物的皮壳包浆所带来的时间感,光亮作为不锈钢假山石的本质,可以在千年后依然抛光,它拒绝任何时间因素,以及岁月的浸淫,永不生锈,永不褪色这些理念看似消除了过程和时间因素,但其实它圆润的外形,经历数万次的抛光依然把时间涵盖进去,只是时间停止在作品完成一刻,形状与反射才是它的永恒。

以上内容整理自2018年5月28-29日北京大学赛克勒考古与艺术博物馆“融汇:国际艺术与文化”研讨会,部分内容由参展艺术家提供。


正在展出

展览名称:寻真——北京大学考古教学与科研成果展

展览时间:2018.4.28-2018.10.15

展览地点:北京大学赛克勒考古与艺术博物馆

展览名称:融汇 国际艺术与文化

展览时间:2018.5.27-8.27

展览地点:北京大学赛克勒考古与艺术博物馆

来源:北京大学赛克勒考古与艺术博物馆

海淀旅游现面向网友征集旅游类稿件,范围包括海淀区域内的景区、博物馆及展览游记。美食、住宿、购物、娱乐休闲体验等,形式为图文介绍

稿件必须原创!稿件一经采用,即有机会获取景区门票、特色礼品等福利,优秀稿件将会获得相应的稿酬!

投稿邮箱:tougao@visithaidian.com

咨询QQ:490768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