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科教旅游 > > 科普游

必看|圆明园考古
记:“挖啥宝贝,这些都是历史啊!”
时间:2016-11-29 14:00:27  来源:宣宣说吧  发布者:xiaoguo   浏览次数:0    字体:[ ]

声明:本文由宣宣说吧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海淀旅游网立场

    当人们执着于收藏文物的经济价值时,是否忘记了,其实这些文物见证过的厚重历史才是最珍贵的。在历史面前,我们都是渺小的存在。
  下雪后,天气特别冷,小编裹得像战斗民族一样跑去了圆明园。

 


  路上看到这样一个牌子,所以圆明园除了可以考古,还可以挖野菜?

 


  奔向如园的路上还发现了一只小白喵,在叶子堆里冻得瑟瑟发抖。

 


  这次小编来如园考古现场,是为了采访考古队的两位老师——马啸河和马佰超。海昏侯墓考古领队杨军老师曾经这么形容考古队员:“远看是抓蛇的,近看也是抓蛇的,最后仔细一看,是考古的。”所以小编一直以来就对考古队伍充满好奇,这次特意来聊聊~

 

 

    上周小编在如园看到了柱础和金砖,这两天因为大风天气,地上罩上了土工布,昨天刚开工哦。

 


  马佰超老师介绍说,工人们正在挖掘如园东边的回廊,怎么知道的呢?是通过柱础之间的距离判断的!都是学问哦。

 


  小编首先问了一个特别门外汉的问题:此次考古工作要挖到什么时候呀?是提前订一个日期,还是把如园全部挖完呢?
  马佰超老师告诉小编,其实考古是“看天干活”的工作。夏天和冬天是最难进行考古工作的两个季节,因为雨水和雪水有可能浸泡挖掘现场,对遗址和文物造成二次破坏,因此雨雪天气要把工地严严实实盖起来。
  此次如园二期考古工作预计会在春节前夕结束,大家都要加班加点工作!

 


  马啸河老师笑言,考古工作不像你们“坐办公室的”,今天干不完还有明天。我们每天都一定要完成当天的工作。前两天我们这儿的一个师傅,发掘记录写到晚上十点半,都必须写完才能休息!
  当小编问,为什么不能明天再挖、明天再写的时候,马啸河老师严肃地说,一个是受天气影响,考古工作非常紧迫。此外,每天挖掘进行到什么程度,必须随时都要把情况在发掘记录上记下来。每天这里都在变化,人的记忆也会有偏差,一旦今天没有完成,明天的情况不一样了,记录就不准确了。
  马佰超老师补充道,所以我们考古有个不成文的规定:考古报告的编写要以发掘记录为依据。因为只有记录人当时看的,是最直观的。哪怕之后有人觉得这句话说得不妥,也要找记录人核实。

 


  在给小编科普的时候,两位师傅不时指点工人们的工作。看到他们这么熟练,小编猜测他们一定已经干这行干了好久,一问果然。马啸河和马佰超两位师傅都是18、19岁就开始干考古了,如今已经有三四十年。

 


  马啸河老师来自洛阳,按他的话说,考古技师很多都是洛阳人。大家都是十八九岁入行,师傅带徒弟,言传身教,一代人一代人的经验传下来。
  两位师傅没有受过太多“学院派”的教育,但是干的多了,经验自然多。马佰超老师说,有时候我们去一个现场,大概怎么回事儿,只要看一眼,心里就有底了。这些都是成年累月的“摸爬滚打”积累出来的。他开玩笑地说,那些考古专业的学生,别看读的书比我们强,如果没有经过实习,到了现场可不一定比我们强哦~的确,没有足够的实践,学再多知识也是浮于表面的纸上谈兵啊。

 


  ▲两位师傅像两大护法,指导工人们的工作


  “哪里需要考古,我们就去哪里。”就这样,两位师傅几乎走遍了祖国的大江南北,参与了大大小小无数次考古挖掘工作。
  最近的,当然就是圆明园的考古咯,除了现在正在进行中的如园,之前远瀛观、大宫门等遗址的考古工作他们也都有参与。
  谈话间,马佰超老师顺手一指正在喝水的朱师傅,“她也是我们考古队的,也干了几十年了,去过好多地方,女同志不容易啊!”——朱师傅是这里唯一一个女考古人。
  感觉这里也会有很多故事,但是朱师傅腼腆地走开,继续干活去了。

 


  ▲左边是喝水的朱师傅


  天气很冷,师傅们都用暖水瓶装水。这些考古工人们一周七天,每天早上七点上工,这个点儿小编都钻不出被窝。

 


  小编使劲问早上是不是很冷,想套出点儿天气如何冷大家如何艰苦的话,但是师傅们始终憨厚地说,恩挺冷的,都习惯了~

 

 

▲戴着毛皮帽子的马佰超老师


  在工地站了一会,小编觉得手已经冻僵,脸好像也冻裂了,头都嗡嗡的疼。
  这么艰苦的环境还要坚持干活,心里一定是有一份对工作的热爱吧。于是小编问,您是因为喜欢而开始干考古的吗?
  马佰超老师想了想说,不是说喜欢或者不喜欢,这其实就是我们的工作,我们的事业。

 


  小编又问,您参与很多考古挖掘工作,挖到宝贝,会不会很惊喜啊?
  马佰超老师说,其实会忍不住感叹,这些人死了以后放那么多宝贝在身边有什么意义呢?我们老一辈人有句话说的好,生的时候赤条条的来,死的时候干干净净的走。人死了,什么都带不走。所以人这一辈子,不管你做了什么,到死的那一刻就都没有了,留下的只有人们对你的评价。

 


  想不到马佰超老师在考古中悟出了人生哲学。但是小编还是好奇:考古难道不是一份每天都充满惊喜的工作吗?在做今天的选题之前,小编起的题目就是《铲子下的奇妙世界》呢。
  马佰超老师说,考古人的心态一定要摆正的,我们在挖掘的时候绝不会抱着“挖宝贝”的心。每次挖出东西来,大家都会更加小心,要好好把他们保护起来,送到库房去进行下一步研究和修复工作。因为这些都是历史的记载,我们可以通过他们判断曾经人们在这里做过什么,经历过什么。
  挖出个瓦片,或者是青花瓷盘,你说高兴不高兴?高兴,当然高兴。但是这不是因为“挖到宝”了,而是因为,我们又发现了一些历史的痕迹,这才是真正让我们高兴的。
  马佰超老师的一番话,让小编特别触动。其实这个道理也可以应用在今天很多事情上。比如当人们执着于收藏文物的经济价值时,是否忘记了,其实这些文物见证过的厚重历史才是最珍贵的。在历史面前,我们都是渺小的存在。
  闲聊时,小编问到马啸河老师是否有孩子,他脸上露出天伦之乐的满足表情,“我孩子已经三十多啦。”
  马啸河老师说,除了考古,平时休息的时候他们喜欢上上网,看看网上的消息,和家人视频~

 

 

▲马啸河老师


  一个下午的采访,完全脱离了小编写采访提纲时预设的套路。但是小编还是觉得收获满满。
  虽然一些方言小编听不懂,但是从两位师傅朴实的话里,小编感受到了考古人严谨、坚毅的品质,看到了见证历史的博大胸怀。
  还有很多小编不知道名字的考古人们,他们和马啸河、马佰超两位师傅一样,在风吹日晒的工地上从事着“神秘而艰苦”的工作。虽然不起眼,但秉承着匠人精神;说不出什么大道理,但是胸中自有一番敬畏历史的精神在。借此机会,小编向这些伟大的考古人们致敬。

 


 

关键词:圆明园历史考古

上一篇:清末照片 老北京的几种职业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