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皇家园林 > > 艺术

石刻是一门艺术:香山静宜园石刻
时间:2013-12-16 10:43:10  来源:  发布者:jingpn   浏览次数:0    字体:[ ]

声明:本文来自网络,观点仅代表原作者本人,不代表海淀旅游网立场

  香山碑

 

  香山,金人李晏有碑,其略云:西山苍苍,上干云霄。重冈叠翠,来朝皇阙。中有古场曰香山,上有二大石,状如香炉、虾蟆,有泉水自山上腹下注溪谷,一号小清凉(清朝初年已废)。

 

  香山永安寺记

 

  明朝大学士商辂撰写。全文如下:香山在都城西北三十里,以山有大石如香炉,故名,盖胜境也。永安寺创自李唐,沿于辽金,兴废莫详,而遗址仅存。国朝正统间,司礼太监范公弘捐赀市材,命工重建,殿堂、楼阁、廊庑、像设焕然一新,规制宏丽,蔚为巨刹。事闻,乃赐额永安禅寺。于是请颂大藏经及护敕,俾僧众看诵,祝延皇炸,其用心勤矣。景泰中,特升天界寺住持道清以左又义同宗师行聚兼住领众。时太监王公诚,继志修葺,寺刹赖之。天顺,成化以来,累蒙颁赐经典,增饰绘像。戊子之冬,御马太监郑公同虑将来寺宇、田园、林木或致侵毁,请之于上,复赐敕谕禁护,以住持僧戒缙为右觉义主之恩典崇重,诚一时盛事。郑公谓不可无述以示后,徵予为记。惟天下事创于前者固难,而维持保护于其后者尤难。矧佛以慈悲为教,虽死生轮回,天堂地狱之说,甚足以警惧于人,然初无形迹,无证验,无声色,无成怒,一时人心在佛,则佛在人心,翕然而从,欢然而趋。虽舍施其身,有弗暇惜,况于财乎?苟人心一或自懈,则视佛为无佛,非帷幔之,且从而背弃之者多矣。噫!此寺之所由兴废也欤。惟善人信士好之笃而崇之专者乃不然,念念在佛,无一念而非佛,时时在佛,无一时而非佛。夫然后殿堂之葺饰,像设之庄严,林木之兹培,田园之垦辟,始如是而终亦如是,前如是而后亦如是,虽百年犹一日,果何有于堕坏,亦何有于侵夺?惟是永安禅寺,下而诸公,崇奉愈久而益虔;上而列圣,护持有加而无已。则自今以往,杰栋峥嵘,将与香山同其久远,晨钟暮鼓,祝厘祈福,使其徒永有所归向,非徒为一时观美而已。用是为记,俾刻之石以示后人,庶览之者有所感发焉。成化五年立(清初已废)。

 

香山寺石屏碑刻

 

  圣祖御制婆罗树歌

 

  婆罗珍木不易得,此数惟应月中植。想见初来西域移,山中有人多未识。海桐结蕊松栝形,千花散尽七叶青。山禽回翔不敢集,虚堂落子风冷冷。楚州遗碑今已偃,峨眉雪外双林远。未若兹山近可游,灵根终古蟠层 。繁荫亭午转团 ,回睇精蓝路几盘。凭教紫府仙山树,写入披香殿里香。

 

  高宗御制婆罗树恭依皇祖元韵

 

  树闻如意随求得,梵典曾标鹿苑植。层层幢节古佛前,碧眼番僧来尚识。东土西天岂定形,飞来灵鹫千云青。安知此树不忆石,凶风作语犹泠泠。七叶茏葱湘盖偃,纵移根越千年远。益部楚州疑附会,那睹月木依云 。如桐如栝影团 ,雪覆霜凝翠郁盘,不殊调御丈夫倚,曾沐曼殊师利看。乾隆十一年御制。

 

  高宗御制宗镜大昭六韵

 

  现碑尚存于昭庙遗址,碑上原文如下:“乾隆四十五年御制昭庙六韵:昭庙缘何建?神僧来自遐。因教仿西卫(既建须弥福寿之庙于热河,复建昭庙于香山之静宜园,以班禅远来祝厘之诚可嘉,且以示我中华之兴黄教也。是日自谒陵回跸至香山落成,班禅适居此庆赞。又昭庙肖卫地古式为之。卫者番语谓中,俗谓之前藏。班禅所居后藏乃实名藏,藏者善也)。并以示中华。是日当庆落,便途礼脱 (见楞严经注,唐语谓法幢也)。黄衣宣法雨,碧嶂散天花(是日本晴,甫至经坛乃微鱼,皆以为散天花之喜云)。六度期群度,三车演妙车。雪山和震旦,一例普庥嘉。

 

香炉峰石刻

 

  香山寺石屏碑刻

 

  香山寺正殿前有石屏一座。东面:中刊金刚经,左为心经,右为观音经;屏后(西面)恭镌高宗御笔燃灯古佛、观音、普贤诸像,并刻有御制赞语。石屏联曰:“智镜光圆宏六度,心连香远演三乘。”“灵鹫风香传妙偈,澄潭月皎印真如。”花雨轻霏结青莲法界,云峰郁起现白毫相光。”今古石屏及联偈尚存。

 

  森玉笏

 

  森玉笏,二十八景之一。“森玉笏”刻于石壁上,乾隆御题。

 

  高宗御制森玉笏诗一首,刻于朝阳洞西侧石壁上,诗曰:“回冈纷合沓,峻岭郁嵯峨。俨若千夫立,森然万玉罗。色无需藻绘,坚不受砻磨。山伯朝天阙,圭璋列几多。乾隆丙寅御题”。今石刻尚存。

 

  写秋容

 

  写秋容,刻于森玉笏北侧山石上,道光癸未九月,宣宗御笔。石刻尚存。

 

  蔚秀

 

  蔚秀,刻于多景亭至香雾窟山路中段南侧石壁,为高宗御笔。石刻尚存。

 

  垂云

 

  垂云,刻于玉华岫至阆风亭林荫路中一块巨石之上,为高宗御笔。石刻尚存。

 

西山晴雪石刻

 

  萝屏

 

  萝屏,刻于绚秋林下巨石之上,清高宗御笔。石刻尚存。

 

  翠云堆

 

  翠云堆,刻于绚秋林下石壁上,为清高宗御笔。石刻尚存。

 

  留青

 

  留青,刻于绚秋林下石壁上,为清高宗御笔。石刻尚存。

 

 

  仙掌

 

  仙掌,刻于原观音阁之上侧巨石之上,观音阁已被焚毁。今石刻尚存,为清高宗御笔。

 

  罗汉影

 

  罗汉影,刻于“仙掌”石下侧十余米处,为清高宗御笔。今字迹不清。

 

森玉笏石刻

 

  抱云挂月

 

  抱云挂月,刻于古香山寺水月空明殿北边立山石片上。今石刻尚存。为清高宗御笔。

 

  听法松

 

  听法松,原刻于古香山寺圆灵应现大殿前,为清高宗御笔,1860年毁于庚申之役。

 

  卧龙

 

  卧龙,刻于“绚秋林”旧址下侧石路旁卧地青石之上,为清高宗御笔。今石刻尚存。

 

  峰回路转

 

  峰回路转,刻于重翠崦西侧路边巨石上。

 

  双清

 

  双清,刻于松坞云庄西边石壁上,为清高宗御笔。今石刻尚存。

 

  凤口朱

 

  凤口朱,刻于勤政殿后北侧山石上,年代不详。今石刻尚存。

 

  松坞云庄内联

 

  松坞云庄内联,刻立于松坞云庄戏台西北,为清高宗御笔,联曰:“翠竹满庭瞻法相,白云一坞识宗风。” 今石刻尚存。

 

  无量殿山门联

 

  无量殿山门联,刻于古香山寺左侧无量殿遗址山门上,联曰:风旗不动真乘义,月仰常圆了悟因。横额曰:“楞伽妙觉”为清高宗御笔。今石刻对联尚存。

 

听法松石刻

 

  松堂石刻对联

 

  松堂石刻对联,刻于静宜园外实胜寺西南松堂石亭柱上,联曰:“指云际千峰兴怀蜀道,听松间万簇顿入焚天。” 为清高宗御笔,今石刻对联尚存。

 

  唏阳阿诗刻

 

  唏阳阿诗刻,刻于朝阳洞西侧山石上,为清高宗御笔,原文曰:“我初未来此,雾壑尔许深,扫石坐中唐,一畅平生心。仰接天花落,俯视飞鸟沈。自惟昔岂昔,乃知今匪今”。御题。今石刻尚存。

 

  朝阳洞

 

  朝阳洞,刻于朝阳洞西侧石壁上,为清高宗御笔,原文曰:“静室据峰顶,斯奥则斯洞。懊乃受曦处,朝阳名久中。洞中塑天龙,雨扬所司统。致拜祈甘泽,继润佑农种。劳躬非所虑,泽物申诚贡。不必更升高,升高恐劳众。朝阳洞作,己已孟夏中瀚,乾隆御笔”,今石刻尚存。

 

  朝阳洞叠去岁韵

 

  朝阳洞叠去岁韵,刻于朝阳洞西侧岩壁上,为清高宗御题。原文曰:“昨去今来一瞥中,拜缘清雨愧由衷。五更作阵凌晨罢,诚恐仍如客岁中。朝阳洞作、丁未孟夏瀚。乾隆御笔。” 今石刻尚存。

 

  朝阳洞有会

 

  朝阳洞有会,刻于朝阳洞西侧石壁上,为清高宗御题。原文曰:“牝洞向东南,因得朝阳号。两年忽以别,一朝适尔到。玩景则且置,思义亦会要。君阳而臣阴,朝者纷焉造。造设非付大,公物来奚朗。朗照非察察,无欲观其妙。已刻孟夏下瀚。乾隆御笔。” 今石刻尚存。

 

双清别墅石刻

 

 

  朝阳洞

 

  朝阳洞,刻于朝阳洞西侧石壁上,为清高宗御题。原文曰:“像设龙神石洞中,拜祈膏雨尽虔衷。望空恐似去年例,惭愧依然今岁同。丙午孟夏月中瀚,乾隆御笔。” 今石刻尚存。

 

  翠微亭

  翠微亭,刻于翠微亭旧址东南侧石壁上,为清高宗御题。原文曰:“须弥与一芥,大小岂争差?亭子不嫌窄,翠微良复赊。入诗惟罨画,沐雨欲蒸霞。莫羡痴黄派,倪迂各擅家。丙寅乾隆御题”。今石刻尚存。

 

  璎珞岩

 

  璎珞岩,刻于清音亭西水池上端石壁上,为清高宗御题。原文曰:“横云馆之东,有泉侧出岩穴中,叠石如以,泉漫流其间,倾者如注,散者如滴,如连珠、如缀旒,泛洒如雨,飞溅如雹。萦委翠壁,  众响,如奏水乐。颜其亭曰清音,岩曰璎珞。亭之胜以耳受,岩之胜与目谋,澡濯神明,斯为最矣。滴滴更潺潺,琴音大地间。东阳原有乐,月面却无山。忘耳听云梵,栖心揖黛鬓。饮光如悟化,不复破微颜。丙寅乾隆御笔”。今石刻尚存。

 

  山行诗刻

 

  山行诗刻,刻于重翠崦西侧山石上,原文曰:“石浅新修辟,坦平榛莽嵘。山高云出回,径复马行徐。缓荫龙青嶂,清流汇碧渠。据鞍舒旷览,不觉口岩居。”为清仁宗御题。今石刻尚存,个别字迹已不清。

 

  对瀑诗刻

 

  对瀑诗刻,刻于松坞云庄内“双清”石刻东南侧石壁上,为清宣宗御题,诗文曰:“何来匹练下云峰,洗出芙蓉拨黛浓。落日街山晚风静,牖忽对处涤心胸。壬寅春道光御笔”。今石刻尚存。

 

璎珞岩石刻

 

  阆风

 

  阆风,位于阆风亭下方,石刻字迹向南。

 

  一拳石

 

  一拳石,在玉乳泉上方,字迹向东。

 

  熊希龄诗刻

 

  熊希龄诗刻,在静宜园森玉笏的石壁上,刻有熊希龄于1922年5月写的一首诗,字迹清晰,上曰:“远看塔影漾湖波,又听群山唱晚歌。为念众生无量苦,万山深处一维摩。丹炉石洞话前因,汉武秦皇迹已陈。欲学长生终是幻,倚栏却忆散花人。”小字题记曰:“余久病未愈,乃率童子军游森玉笏,即支帐住宿于此,以诗记之。壬戍五月凤凰熊希龄”。

 

  梅石

 

  梅石,位于静宜园唏阳阿西北路上端,一块巨石突立其间,1931年著名京剧艺术大师梅兰芳亲笔在该石上刻下两米见方“梅”字,在“梅”字的右下方刻有“兰芳”二字,左下方刻有小字题记,曰:“壬戍二十有四日,肃紫亭,齐如山,梅兰芳、王幼卿、李释堪同来,兰芳写梅,释堪题记,香山游者虽多未必遂登此石亦足以自豪矣。齐如山监刻。”巨石上的字迹清秀、俊逸。吸引了许多游客寻觅参观。

 

  翠微

 

  翠微,镌于芙蓉馆遗址下东南侧路旁石壁上,为书法家大康书。字迹向北,刻于1986年。

 

梅石

 

  香山公园八百周年纪念

 

  香山公园八百周年纪念,刻于芙蓉馆遗址下东南侧路旁石壁上,其诗文曰:“紫抹香山赤,凤鸣古木秋。幽云明眼底,天际是年畴。”为书法家吴伯奇所书并赋诗,字迹向东南。刻于1986年秋。

 

  香炉峰

 

  香炉峰,刻于鬼见愁山顶,为书法家名人张荣庆所书,刻于1988年秋。

  

  鬼见愁

 

  鬼见愁,刻于“鬼见愁”山顶,为书法家欧阳中石所书,字刻于1988年秋。

 

  笑揽香峰

 

  笑揽香峰,刻于香山索道中站上端牛犄角山的巨石上,字迹向东,为书法家欧阳中石所书;字刻于1988秋。

 

  知松

 

  知松,刻于1989年新辟景区知松园内,字迹向东,为书法名人苏福龄所书。字刻于1989年10月(1993年换成知松园石刻)。

 

  枫林村

 

  枫林村,刻于香山别墅南侧月亮便门上,字迹向南,为书法名人苏福龄所书。字刻于1989年10月。

 

知松

 

  静翠湖

 

  静翠湖,三个字刻于静翠湖北侧路口立石上,字迹向北。为书法名人张庆元所书。字刻于1990年。

  

  水帘洞

 

  水帘洞,三字刻于眼镜湖西北侧流水叠石上,字迹向东南。为为书法名人张庆元所书。字刻于1990年。

 

  璎珞岩

 

  璎珞岩,二十八景之一,三字刻于璎珞岩处石壁,字迹向东,为书法名人王文良所书。字刻于1990年。

 

  清音亭

 

  清音亭,三字刻于璎珞岩处一大圆立石上,字迹向东,为书法名人王文良所书。字刻于1990年。

 

  带水屏山

 

  带水屏山,1991年刻于静翠湖边,字迹向北。

 

  知松园

 

  知松园,石刻于1993年立于景区内,高5.5米,宽2.5米,重50吨,石为紫褐色,埋深0.5米。由书法家李达源题写,字迹直径0.8米。

 

  静翠湖

 

  静翠湖,石刻为1991年立于静翠湖西面路边,字迹向北。

关键词:石刻艺术香山静宜园

上一篇:乾隆御题静宜园二十八景诗

下一篇:香山碧云寺八字真言天花赏析

相关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