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皇家园林 > > 文化

法兰西与圆明园:雨果的美梦与噩梦
时间:2013-10-15 10:43:02  来源:  发布者:liz   浏览次数:0    字体:[ ]

  从十八世纪开始,法兰西人一直做着一个梦。

 

  这个梦叫做圆明园。

 

 

  “这梦幻奇景是用大理石、汉白玉、青铜和瓷器建成,雪松木做梁,以宝石点缀,用丝绸覆盖;祭台、闺房、城堡分布其中,诸神众鬼就位于内;彩釉熠熠,金碧生辉;在颇具诗人气质的能工巧匠创造出天方夜谭般的仙境之后,再加上花园、水池、及水雾弥漫的喷泉、悠闲信步的天鹅、白鹮、和孔雀。”

 

  1861年11月,法国作家雨果在根西岛的寓所写下这些关于圆明园的文字。雨果当然没有亲眼见过圆明园,他所有的想象都来源于从十八世纪中叶开始流传的圆明园传说。

 

  传说

 

  最早的传说源自那些在圆明园服务的法国传教士,最著名的有两位:王致诚和蒋友仁。

 

  王致诚本名让·丹尼·阿蒂莱,是一位出生于弗朗什-孔泰地区的法国人。他作为天主教传教士来到中国,因杰出的绘画才能被引荐入宫为乾隆皇帝服务,参与圆明园的设计和绘图。在1743年写给达索先生的一封信中,王致诚详细描述了他眼中精妙绝伦的圆明园。后来,这一封信在1749年以“传教士书简集”的方式在法国公开发表,随即在欧洲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在王致诚之前,并非没有人介绍过中国园林,但崇尚齐整划一的法国人大多看不起中国园林的价值。路易十四派到清朝宫廷的传教士李明在他写的《中华新志》里,甚至把中国式园林斥为“荒芜”,他说:“中国人很少花功夫去经管花园……甚至不舍得为它花钱。”

 

 

  一百多年后,法国人的审美发生了很大变化。王致诚由衷地称赞圆明园:“是一座真正的人间天堂。”圆明园里的丘壑、蹊径、水涯、山石、磴道,都仿佛“自然的作品”,“由自然作成”。这种“乡野风光”,虽然与西方“按照对称和比例的规则严谨地安排过的宫殿”大不相同,却是“令人心醉神迷的”。

 

  王致诚并不是唯一的圆明园拥趸,《传教士书简》里还有一封蒋友仁神父在1767年写给巴比翁的信。蒋友仁神父原名米歇尔·贝努瓦,法国人,他为中国皇帝服务了30年,1774年因中风在中国离世。他是长春园大水法的设计和监造人,在给巴比翁的信中他热情洋溢地赞美圆明园,“在中国园林里,眼光绝不会疲劳,因为它几乎总是被限制在同视力范围相称的空间里。你看到了一个景,它的美丽打动你,使你迷醉,而走过几百步之后,又有新的景在你眼前呈现,又引起你的赞赏。”

 

  传教士们不吝赞美之词的书信一经公开立刻燃起了欧洲的中国园林热,欧洲王公贵族千方百计搜集中国园林资料,竞相仿造。1753年,瑞典国王在斯德哥尔摩以外的夏宫建造了“中国宫”;1761年,英国人为威尔士公主奥古斯塔修建了一座中国宝塔,后来那里成为英国皇家植物园;巴伐利亚的路易二世甚至想仿造一座圆明园。1779年,德国的一位美学教授赫什菲尔德在《造园学》里写道:“外国所有的园林里,近来没有别的园林像中国园林或者被称为中国式的园林那样受到重视的了。它不仅成了爱慕的对象,而且成了模仿的对象。”

 

  从传教士的述说中走来的圆明园是神秘的、壮丽的,完美的,当它走进法兰西人的意象里,就演变成了一种艺术的最高趣味,仿若古巴比伦的空中花园般令人神往,但又无法触及。雨果在给巴特勒上尉的一封信中就写道:“圆明园不仅是一个绝无仅有、举世无双的杰作,而且堪称梦幻艺术之崇高典范。”

 

 

  对于法兰西人而言,圆明园是一个不真实的梦境,直到1860年。

 

  战利品

 

  1860年,雨果在《见闻录》中留下笔记:“此时此刻,欧洲正在砸碎中国,这个可怜的大花瓶,早已满身裂痕了。”雨果所指正是英法联军远征中国之事。

 

  就在这一次远征中,法兰西人不仅走进了传说中的圆明园,而且动手劫掠了它。

 

  尽管远征的最初目标并不是圆明园,但当法国远征军推开大门,目瞪口呆地站在比第戎市还大的圆明园里,看到那些雕龙画凤的亭台楼阁、星罗棋布的花园湖泊、灼灼生辉的珍宝,他们没能保持住法兰西人的骄傲和谦谦君子风度,“他们一窝蜂地向大堆大堆的金银财宝扑去;他们用世界上各种语言欢呼着喊叫着。”

 

 

  法国远征军总指挥蒙托邦将军和英国人一起组建了战利品挑选委员会,为拿破仑三世和维多利亚女王挑选最漂亮的礼物。疯狂掠夺三天后,在口袋里塞满了金子和珠宝的法国人撤离,留下身后满目创痍的圆明园。十天之后,英国人一把火将圆明园烧成了废墟。

 

  八个月后,蒙托邦将军带着与中国皇帝签订的和约与丰厚的战利品回到巴黎。远征的战果让法兰西第二帝国政府非常满意,外交官夏尔·拉沃莱由衷地赞叹:“这是一次确实非凡的远征,本世纪无与伦比。”第二帝国政府当然很得意,这次远征不仅让中国皇帝向拿破仑三世低头,还攻进了欧洲王公贵族梦寐以求的圆明园,得到了中国皇帝珍藏的宝物,这样的成就即使对于战功赫赫的拿破仑一世而言都只是可望不可及的美梦一场。

 

  在法兰西史学家和贵族们对远征大唱赞歌之时,1870年雨果却在《全民公决》中指责拿破仑三世:“联合英国给中国看看欧洲这个文物破坏者的形象,用我们的野蛮行径让野蛮人目瞪口呆,和毁损帕特农神庙的额尔金的儿子合伙焚毁圆明园。”此时,作为拿破仑三世政敌的雨果并未意识到,圆明园是中国皇帝的虚荣,1860是法兰西皇帝的虚荣,正是这两份虚荣最终成就了法兰西收藏家的虚荣,包括雨果。

关键词:法兰西圆明园雨果

上一篇:颐和园铜牛趣话

下一篇:慈禧太后的养生私方:晨练八段锦 每日都按摩

相关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