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畅游海淀 > > 畅游海淀

慈寿寺塔的故事 一塔系三人
时间:2013-09-09 10:51:51  来源:北京日报  发布者:zhangah   浏览次数:0    字体:[ ]

  随着古都北京地铁线路的不断拓展,现代交通工具的触角所触摸的历史古迹也越来越多。记得小时候曾和胡同玩伴乘坐公交车四城兜风,不为别的,只是想看看古都风景。如今,地铁为想要饱览名胜古迹的人们提供了更多的方便。今天我们先沿新近开通的地铁6号线启程,一览古都风貌,叙说人文景观的前世今生。

  去年底刚开通运营的地铁6号线,是与横贯中心城区的地铁1号线平行的线路,它的开通相对缓解了北京东西走向的交通压力。其西端终点站是海淀五路居站,东端终点站是草房站。

  我们的行走从西端的第二站慈寿寺站开始,若不亲身去做实地考察,很多有关历史古迹的事情是说不清的,古都的变化实在太大。正像古语所说:“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既然地铁线路上设立“慈寿寺站”,那一定是站旁有一座慈寿寺了。于是想象着慈寿寺与此前去过的法海寺、碧云寺、大觉寺、龙泉寺的不同。出了慈寿寺站西南口,走过一座过街桥,向东再走三四百米就到了想象中的古寺。因为,实地走访才知,建于明神宗万历4年(1576年)的慈寿寺,早已在100多年前荒废,仅存一座古塔慈寿寺塔供游人瞻仰、凭吊。

  巧遇午后出来散步的一对夫妇:“请问慈寿寺在哪儿?”夫妇俩齐刷刷用手一指,“这就是慈寿寺。”“这哪里是慈寿寺?这不明明是玲珑公园吗?”“哎,当年的慈寿寺就是今天的玲珑公园!就像当初的社稷坛,现在叫中山公园嘛。”等到我把玲珑公园转个遍,才知不对,社稷坛是整个完好无损,只是更名中山公园而已;这慈寿寺可是好大规模的亭台楼阁都皮毛不剩,据说是被光绪年间的一场大火烧了。好在硕果仅存,慈寿寺塔茕然矗立,她在冬日阳光的照射下,微显慵态,但仍慈眉善目地俯视着你,若有所思地端详着你,像是有好多故事要说给你听……

  当年,据说明神宗朱翊钧为母亲,即“慈圣皇太后”祝寿而修建“永安万寿塔”,又名“密檐塔”、“慈寿寺塔”。此塔为砖石结构,高约五十多米,三十层八角,风铃三千,曩者声响不绝于耳。塔的建造者神宗朱翊钧,即万历皇帝,排在明朝十七位皇帝中的倒数第四位,他10岁登基,执政48年,生了8个儿子、10个女儿,拥有4个皇后(两位死后追尊)、仅册封的就有8个妃、9个嫔,57岁驾崩。在他当政时期,明朝颓势已显,更因他晚年荒淫、不理朝政,以致在他死后仅仅过了8年,大明王朝的巨厦就轰然倾覆。但他幼年乃至少年时代却有仁厚心肠,6岁见父亲(穆宗皇帝朱载垕)纵马由缰地飞驰而劝说:“陛下天下之主,一人骑马,小心磕绊!”照此推论,当他13岁已做皇帝三年时为母亲筑塔祝寿,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神宗皇帝朱翊钧的母亲,即穆宗皇帝的李贵妃。穆宗皇帝的陈皇后未能生子,反倒是李贵妃生出个儿子,并立为太子。因此,在宫中地位尴尬的李贵妃对儿子管教甚严,不读书,就罚跪。而《明史》记载朱翊钧“性岐嶷”,即幼年聪慧,很是讨人喜欢。按说,陈皇后应该嫉妒喜得贵子的李贵妃,并歧视立为太子的朱翊钧,但让人想不到的是,贞懿温惠的陈皇后善待他们母子。“初,神宗在东宫,每晨谒奉先殿、朝帝及生母毕,必之后所问安,后闻履声辄喜。”“后闻履声辄喜”这句话描述生动,将陈皇后对幼年朱翊钧的喜爱表达得淋漓尽致。少年太子朱翊钧登基继位后也不忘投桃报李,他尊陈皇后为“仁圣皇太后”,尊自己的母亲为“慈圣皇太后”。即便儿子当上皇帝,母亲依然管束不辍。一日小皇上饮酒时命侍者唱首新歌,侍者辞曰“不能”,小皇上动怒,以佩剑击之,被左右拦住,便戏割其发。太后闻知,传语首辅(宰相)张居正措辞严厉地进谏,并撰写罪己御札。她让儿子长跪,责其过错,直到小皇帝涕泣不止,请求改过。当她一位皇帝的母亲离世,照例被冠以一大串溢美之词“孝定贞纯钦仁端肃弼天祚圣皇太后”。

  一塔系三人,建造者神宗皇帝、受赠者神宗皇帝母亲、不主张建造的首辅张居正。

  随着历史题材电视剧《万历首辅张居正》(唐国强主演)的播出,一股“明史阅读热”、“张居正研究热”悄然兴起。而张居正与神宗皇帝之间,先以师徒相交,后以君臣相伴,终以敌我相对(张居正死后被抄家,家人获刑),其二人关系甚为复杂、微妙,充分体现了封建专制宫廷的是非含糊、阴晴无定与血雨腥风。言归正传,神宗母亲好佛,“京师内外多置梵刹,动费钜万。”首辅张居正眼看着大明王朝民生疾苦为普遍之常态,他所发明的“一条鞭法”的施行扭曲、走样得厉害,国库也并非殷实,于是,他当然很不主张大建寺庙,对慈寿寺和慈寿塔的修建也有微词。他虽然“尝以为言”,但很可惜,“未能用也”。或许,当年的耗费也不可惜,毕竟今天拥有这样一座弥足珍贵的市级文物慈寿寺塔,经过漫长历史岁月的淘洗和沉淀,那些黑暗的宫廷争斗、倾轧、杀戮已经烟消云散,那些政治与经济的权谋和策略也淡出了人们的视线,留给我们心灵的宝物唯有纯粹意义上的文化遗产和艺术佳作,一如眼前这美丽动人的玲珑塔。

  玲珑公园里,一家三口优哉游哉地过周末。年轻的夫妇晒着太阳,融融私语;小儿子握把小铲子埋头认真地玩土。他们身旁的这座古塔可当一则童话讲给孩子听:一位年仅13岁的皇帝,为了给他心爱的母亲祝寿,亲自策划、筹款、督造了一座能够演奏所有乐器,并能够永远用风铃唱生日歌的宝塔,它的名字叫做永安万寿塔,俗称玲珑塔。这可是真的,恐怕在中华大地上再也找不出一座塔,能够像这座玲珑塔一样雕刻上所有古代中国的传统知名乐器;这也是真的,塔上的3000个风铃曾经日夜歌唱……

  仰望着这座屹立人间400多年的玲珑塔,半是惊奇半是怜爱地环绕了一圈又一圈。因为它的存在使旁边的民居小楼多了几份安详,也让脚下的京密引水渠变得灵动,还叫遥遥相望的中央电视塔不至于显得孤单,更令四围树林中徜徉的游客脸上绽放甜美的笑意……

  想想看,谁又能够像面前的这座拥有生命气息和爱的心绪的古塔一般,因为自己的存在而带给众生和世界以异样的欢情与欣慰呢?

  口占一“律”,以做文章收束《咏慈寿寺塔》:

  明慈寿寺觅无影,唯见万历塔玲珑。

  太子孝心风铃响,圣母柔肠雨燕轻。

  疏奏一折四百载,密檐八角十三层。

  若问前朝后续事,斜阳隐去弦月升。

关键词:慈寿寺玲珑公园地铁

上一篇:秋高气爽 随着昆玉河慢慢荡漾

下一篇:沉醉收获季节 金秋到海淀去享受秋天的色彩

相关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