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畅游海淀 > > 畅游海淀

数数北京植物园的奇花异草
时间:2013-08-12 19:37:38  来源:  发布者:zhangah   浏览次数:0    字体:[ ]

声明:本文来自网络,观点仅代表原作者本人,不代表海淀旅游网立场

    鸽子树珙桐

  北川送来的鸽子树——珙桐:极濒危植物,原产中国

  展出位置:北京植物园宿根园

  珙桐为落叶乔木。可生长到20~25米高,叶子广卵形,边缘有锯齿。本科植物只有一属两种,两种相似,只是一种叶面有毛,另一种是光面。花奇色美,是1000万年前新生代第三纪留下的孑遗植物,在第四纪冰川时期,大部分地区的珙桐相继灭绝,只有在我国南方的一些地区幸存下来,成为了植物界今天的“活化石”。

 

  北京植物园园长赵世伟回忆:1998年前后,植物园派出一个考察队,赴神农架考察。在植物王国里漫游,植物工作者们异常兴奋。行经一个平台时,走在前面的郭工差点被一个小苹果一样的果实砸中。这是什么呢?在北京没有见过?走在后面的董宝华先生一眼看了出来:这就是光叶珙桐。啊?这就是大名鼎鼎的珙桐?考察小组非常高兴,在地上捡起了果实,很快就拣了好几个。树那么高,怎么采种呢?就在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我看中一棵稍细的树,抱着摇了起来。噼里啪啦,这一招果真有效,树上成熟的果实一下落了很多,很快就拣了一兜。凭着这次采集的果实,北京植物园开始有了珙桐。

  2008年奥运会之前,来自大禹故里--四川省北川县的羌族人民提出为奥运会捐献一批象征和平幸福的鸽子树-珙桐。2007年,这批珙桐终于来到了北京,其中一部分种植到了奥林匹克公园,另一批种到了北京植物园。种植那天,羌族男女穿着盛装,热情洋溢地载歌载舞。开车来的司机也特别幸福。这批树苗在北京顽强地生长着。2008年5月12日,一场强烈地震将北川几乎全部摧毁。

  后来听北川的朋友说,移栽、运送、种植珙桐的很多朋友在这场地震中失去了生命。而珙桐树却在北京生根、发芽,开出了美丽纯洁的鸽子花。如今,看到鸽子花,植物工作者就会想到北川善良勤劳的人们。

  古老月季

  回归的古植物——古老月季:濒危植物,原产中国,于近年回归北京植物园

  展出位置:月季园东南角

  我们现在见到的月季,绝大多数是1867年之后利用中国的月季花、法国及其他国家的蔷薇,经反复杂交以后育成的可以四季开花的一个观赏类群,国际上称之为现代月季(ModernRose)。而1867年以前的月季则谓之古老月季。

  古老月季是月季杂交的亲本,是一个世界水平月季园的标志,是月季爱好者梦寐求之的珍品。

  北京植物园副总工程师郭翎回忆:劳瑞o纽曼(Laurie Newman)是澳大利亚月季新品种登录权威,也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出于对中国的热爱,劳瑞从1982年开始学习汉语。在中国朋友张志尚和李洪权先生的帮助下,他于1998年参观了北京植物园,结识了当时的北京植物园园长,现中国花卉协会月季分会会长张佐双。劳瑞对北京植物园的月季园大为赞赏,主动提出为植物园增加300种月季品种。从1998年以来,劳瑞先后自费来中国15次,为北京植物园无偿捐献月季种、变种及古老月季品种共计400个,700余株。这些月季珍品包括大马士革蔷薇、白蔷薇、芹叶蔷薇等原产欧洲及中亚的种,波旁蔷薇、杂种长春月季、香水月季等古老月季品种,以及现代月季的鼻祖‘天地开’,涵盖了各种类型的月季,是珍贵的教学材料和育种材料。有一些在中国已经遗失的古老品种又回到了中国,大多数品种是第一次引进中国。

  在劳瑞的帮助下北京植物园月季园内建成了“古老月季园”,使其成为了具世界水平的月季园。劳瑞不顾年事已高和北京夏季的酷暑,从澳大利亚带来月季苗木、亲自定植、调整、繁殖和观察,中国朋友亲切地称他为我们的“老李”。为纪念中澳人民友谊,古老月季园起名为“中澳友谊月季园”,于2003年5月开园,原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部长高占祥先生、澳大利亚驻华大使馆Jenny Sparks女士为该园揭幕。劳瑞还主动为植物园工作人员传授栽培经验,并多次到大专院校无偿讲课,传授月季知识。他的敬业、博学及与人为善的态度得到了中国人的一致称赞。

  为了纪念和感谢北京植物园前园长,中国花卉协会月季分会会长张佐双先生对此项工作的帮助和支持,为了增进中澳人民的友谊,劳瑞将自己培育的一个月季新品种命名为“张佐双”,又名为“中国日出”(China Sunrise)。

  瓦勒迈杉

  获赠恐龙植物——瓦勒迈杉(松):极濒危植物,原产澳洲悉尼,现北京植物园只有1棵,高40厘米

  展出位置:后台区未展出

  瓦勒迈杉(学名:Wollemia nobilis),是南洋杉科瓦勒迈属(又称沃莱米属)的唯一种,是一种样子怪怪的树状物,是世界最古老的物种之一,人们此前对它的了解仅来自于具有1.2亿年历史的化石。于1994年在澳洲悉尼西北面150公里,新南威尔士的瓦勒迈国家公园温带雨林的狭窄及陡斜的沙岩峡谷中被发现。

  郭翎:博士学位,教授级高工,北京市园林学会理事,北京园林学会植物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风景园林学会会员。

  郭翎介绍,当年瓦勒迈杉的发现是个极偶然的事儿。因为,在近百年来,在城市的边缘发现新物种的机率几近于零了。所以谁也没有想到,在悉尼的附近会找到什么。1994年秋的一天,植物学家大卫·诺柏,在悉尼北150公里的黑山,也就是瓦勒迈国家公园温带雨林搜集植物,在从一个几十米高的山涯下到山谷中时,惊奇地发现了一个他从来没有见过的植物,他采集了树叶标本,拿回去鉴定,并对化石进行了比对。认定这是南洋杉科的一个新品种。

  从此,我一直就想得到一棵这样的树苗儿。1999年,我和园里的刘东燕到悉尼考察,特意来到黑山的瓦勒迈国家公园温带雨林。看到山谷里有一片瓦勒迈松林,高大的有10几米高,小的树苗只有10几厘米。当提出引进一株瓦勒迈杉的要求时,公园的负责人说,10年以后吧!-  2006年,我们的同行,一对美国的夫妻俩,赠送给我们一棵瓦勒迈松。现在仍放在后台区的生产园内,因为生长得很慢,虽然在植物园生活了7年,但一直也没有达到观赏的效果。目前,园内正设法引入一棵较为成熟的瓦勒迈杉,希望能让北京的市民尽快看到这种与恐龙齐名的植物。

  2006年,我们的同行,一对美国的夫妻俩,赠送给我们一棵瓦勒迈松。现在仍放在后台区的生产园内,因为生长得很慢,虽然在植物园生活了7年,但一直也没有达到观赏的效果。目前,园内正设法引入一棵较为成熟的瓦勒迈杉,希望能让北京的市民尽快看到这种与恐龙齐名的植物。

  中国马褂木

  巧得特有植物——中国马褂木:濒危植物,原产中国;现北京植物园繁育成功;

  展出位置:宿根花卉园、温室西侧等处

  鹅掌楸,中国特有的珍稀植物,鹅掌楸为木兰科鹅掌楸属落叶大乔木。叶大,形似马褂,故有马褂木之称。树高可达60米以上,胸径3米左右,树干通直光滑。花大而美丽,秋季叶色金黄,似一个个黄马褂,是珍贵的行道树和庭园观赏树种。

 

  “现在北京的很多地方,像奥运的场馆、朝阳区的部分街区,都能看到马褂木。其中,一大部分是北京植物园繁育的后代。回想当年得到马褂木,还真是个天赐的机缘,更在感谢叶培忠老先生。”北京植物园老园长张佐双说。

  “我不能不提到叶培忠老先生。”张佐双说,他把中国的马褂木与北美的马褂木进行了杂交。因为中国的马褂木不耐寒;而北美的马褂木却不怕冷。老先生完成杂交马褂木后,一直寻找北方各地区进行实验推广。

  那是1975年的秋天,我到张继和到南京收集植物,就住在了南京林学院附近的宾馆。但我们并没有想要马褂木,也不认识叶培忠老先生。恰巧的是东北林业大学的杨校长也住在这个宾馆,他来南林是为了请叶培忠先生到东林去讲课。当天晚上,叶老到宾馆看杨校长。在宾馆的登记本上查到杨校长的房间时,无意中看到了北京植物园有人住在这里。叶老按照房间号来敲门。我打开房间,只见一个老人穿着一身蓝裤褂,裤腿向上挽起。脚下穿了一双军用绿的球鞋,已露了两个脚趾头。我还认为是哪的老工人找错了门,正要关门时。老人自报家门:我是叶培忠,你们哪位是北京植物园来的。叶培忠,这个名字在植物界是如雷贯耳。我连忙说,我们都是,并把老先生请到了屋里。叶老说,我杂交了中美的马褂木F1代,你们可不可以在北京做个实验。我们一听,当然乐得不得了。叶老说,我可以送给你们10棵,但到北京,请你代我给两个人问好。一个是汪菊渊,一个是沈俊。

  这10棵马褂木,是我们的工作人员连夜用平板车拉到火车站后,运回北京的。当年我们就进行了嫁接,经过近40年的培育,现在已推广到北京的部分街道上。

  马褂木是植物中的避雷针

  当年叶培忠老先生送给北京植物园的10棵马褂木,现在还有9棵完好无缺。但其中最大的一棵已于去年6月被10几万伏雷电劈中,全身的树皮被震碎,最远的一块树被蹦出了100多米远。当时这棵树就死了。

  在自然界,马褂木被雷劈是很寻常的事,它有植物避雷针的说法。因为它长得很高,所以经常会吸引雷电。前两年,我到南京开会,看到明孝陵的一棵北美马褂木也被雷劈了,所幸的是,它只被削掉了一小块皮。而这棵马褂木,是上世纪初最早进入中国的北美马褂木。

  即便是在北美的森林中,马褂木也经常被雷电所击中。

  海椰子

  北京植物园有世界上三大温室旗舰种植物:最大的种子——海椰子;最长寿的叶子——千岁兰;最高的不分枝花序——巨魔芋。在室外和后台生产园,还有神奇的马褂木、神秘的瓦勒迈杉和神话般的水杉。这些奇花异木的发现、命名以及培育和保护,都有着不同寻常的故事……

  寻找国礼植物——海椰子:极濒危植物,原产塞舌尔,现北京植物园有4棵。

  展出位置,大温室中央

 

  海椰子(Lodoicea maldivica)亦称复椰子(double coconut)、海底椰。是塞舌尔普拉兰岛及库瑞岛的一种特有棕榈,树高20-30米;树叶呈扇形,宽2米,长可达7米,最大的叶子面积可达27平方米,活像大象的两只大耳。由于整座树庞大无比,所以也被称为“树中之象”。花着生于巨大的肉质穗状花序上,雌雄异株。果实被一肉质而多纤维的外皮,里面坚果状的部分通常2瓣,似两个椰子,可食但商业价值不大。是已知最大的果,约需10年才成熟。

  张佐双:北京植物园顾问、原园长、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副理事长、中国植物学会植物园分会理事长等,从业40余年。

  张佐双回忆:上世纪未,我们陆续收集了千岁兰和巨魔芋,但海椰子很难收集到,因为它生存空间很小,世界上只有塞舌尔有,而且以其100多个小岛上,只产在普拉兰岛及库瑞岛两个岛上。

  据说,一年海椰子只产2000多个种子。在中国的各大植物园都想尽办法寻找海椰子,那怕是找到一个种子的标本也行,可这都成了植物学者们的“妄想”。

  北京植物园也不例外,从上世纪90年代初就开始通过各种渠道寻找海椰子,也曾试探着向塞舌尔政府购买,但都被拒绝了。

  张佐双说,2001年引进海椰子的机会来了,一位在中央工作的老领导来植物园视察时,问我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就把需要引入海椰子的想法说了。没过多久,外交部来电通知,尽快派人一同前往塞舌尔洽谈引进海椰子的事宜。塞舌尔一行,我们一共四人,国家科委和北京市科委的各一名工作人员,加上我和园内的一名技术人员。到达塞舌尔后,驻塞的中国商务参赞接上我们到达驻地,放下行李,我们就来到了当地的植物园看看真正的海椰子是什么样。

  当时,塞舌尔的植物园隶属环保部。所以,第二天,塞舌尔的环保部长一位主管副部长在家里宴请了我们,这位副部长很喜欢海椰子,家里放了很多海椰子的标本。他取出一只海椰子说,这是我家里最大的标本,并让我抱着它照了相。随后他说,中方已与塞方沟通好,我们赠送北京植物园5枚种子,作为双方合作实验之用。条件是这些种子,以及后代不得转让和买卖,实验成果双方共享,我们还签署了正式的协议。

  这5枚种子带回北京后,进行了育种培育,还发了芽。巧合的是,当年赠送海椰子的那位塞舌尔环保部副部长,又调任了该国卫生部部长。2003年,他到北京开会,特意点名要到北京植物园看他当年赠送的海椰子。

  当看到当年的种子已长成了几十厘米高的小树,他很高兴。

  趣闻:为何曾叫海底椰子

  海椰子曾叫海底椰,这是为什么呢?1519年,马尔代夫的渔民出海时,发现西印度洋上漂着几颗形状像椰子的果实。渔民们以为是海里什么植物结的果,便取名“海底椰”。 1743年,人们发现塞舌尔群岛的海椰子树,才知道海底椰原来是生长在陆地上。

  海椰子还是殉情树

  这种树雌雄异株,一高一低相对而立,合抱或并排生长。有趣的是如果雌雄中一株被砍,另一株便会“殉情”枯死,因此塞舌尔居民称它们为“爱情之树”。更奇特的是,海椰子树不仅树分雌雄,果实也有雌雄之分。雄的花序呈微弯曲的长棒状,长1米多,粗约20厘米,近似男人的生殖器;雌的果实呈椭圆状,近似女人的臀部。

  雄树高大,雌树娇小,生长速度都极为缓慢,从幼株到成年需要25年的时间。雄树每次只有一个花序,长1米有余。雌株的花朵要在授粉两年后才能结出小果实,待果实成熟又得等上七八年时间。

关键词:数数北京植物园

上一篇:回忆历史 圆明园景色之九洲清宴

下一篇:圆明园 讲述火劫背后的传奇旧事

相关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