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畅游海淀 > > 畅游海淀

香山团城演武厅 曾经金戈铁马
时间:2013-08-08 10:49:45  来源:  发布者:zhangah   浏览次数:0    字体:[ ]

  藏馆特点:北京仅存的城池、殿宇、亭台、碉楼、校场混为一体的武备建筑群

  藏馆位置:北京市香山南路红旗村1号

  炎炎夏日,不少读者朋友喜欢到西山郊游,在大自然当中感受花草的气息。如果您经过香山南路的红旗村,不妨注意一下马路的东边,映入眼帘的是一座青灰色的古城,城楼巍然矗立。虽然面积并不大,但在远山的映衬下,显得古朴雄健,磅礴有力。这里,就是始建于乾隆十四年(1749年)的团城演武厅,也是2008年北京市首批免费开放的33家博物馆之一。

  对于北海的团城,您肯定非常熟悉,那为什么香山脚下还有个团城呢?为什么要在这里“演武”呢?历史上,围绕这座城池,发生过怎样惊心动魄的故事?请和我们一起去探寻!

  曾经的金戈铁马,曾经的叱咤风云,都已消逝在时光的烟尘之中。在这个春日的早上,我独自徘徊在团城演武厅之中,静静地聆听着那从历史深处传来的雄壮的喊杀声

  演武厅:乾隆帝曾多次在此检阅健锐营将士

  既然名叫“团城演武厅”,这里除了团城之外,最重要的就是演武厅了。

  演武厅就在团城南城楼的南边,正位于整组建筑的中轴线上。它坐北朝南,面阔五间,单檐黄琉璃歇山顶,绿琉璃瓦剪边。两侧有廊,前为一宽敞的月台。演武厅两侧是东朝房和西朝房,均面阔五间,是大臣陪同皇帝检阅健锐营操练的地方。工作人员告诉我,东朝房在上世纪初被八国联军焚毁,2000年原址复建。而西朝房20世纪50年代时被拆毁,只剩基础,1996年在原址复建。

  据文献记载,清朝皇帝曾多次在演武厅检阅健锐营将士,仅乾隆帝就有几首阅武诗存世。如乾隆三十二年(1767年)所作:“健锐练精旅,香山聚队居。知方素嘉尔,阅武便临予。 藉兹成伟业,耆定可忘诸!”

  民国年间,社会动荡,团城演武厅几乎被人遗忘,逐渐荒废。1979年公布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经过多年的整修,团城演武厅在2004年8月对外开放。2006年6月又被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香山脚下的古老遗迹,穿过了二百多年的历史风尘,终于向世人揭开了神秘的面纱。

  镇馆之宝:“世界上最小的城池之一”的清代团城

  团城演武厅,现存团城、演武厅、东西朝房、西城楼门等清代建筑,整体面积28000平方米。提起“团城”,很容易让人联想起北海南边著名的团城。其实,“团城”的意思就是圆形的城池,并不是一个专有的地名。我看了一下,香山脚下的这座古城确实是椭圆形的,清人称之为“团城”也是理直气壮的。

  清团城看上去并不大。我绕城快步走了一圈,才用了一分多钟。看了一下相关的文字介绍,城内东西直径51.2米,南北直径40.6米,城高11米,城厚 5.6米,面积仅2000平方米左右,据说是世界上最小的城池之一。北海南边的团城面积有4553平方米,是这里的两倍多!

  清团城为青色大城砖砌筑而成,南北都有漂亮的城楼,南城楼面阔五间,北城楼面阔三间,均为重檐绿琉璃瓦剪边歇山顶。南北各有拱形门洞供人出入,门洞上方各有汉白玉门额一块,南城门额曰“威宣壁垒”,北城门额曰“志喻金汤”,均为乾隆帝御笔。

  团城演武厅的兴建,与清代平定大小金川有着直接的关系。大金川,相当于今天四川省金川县,位于大渡河上游;小金川,相当于今天四川省小金县,地处大金川东南。乾隆十一年(1746年),四川金川地区土司之间为争地发生内乱。次年,清廷派兵干预,大金川土司莎罗奔公然起兵叛乱,袭击清军。大小金川山势险峻,沟壑相连,当地土司在战略要地砌筑了许多高大、坚固的石碉楼,易守难攻,负隅顽抗。清军久攻不克,伤亡惨重。乾隆帝苦思良策,从八旗将士中选出精兵,组成一支“特种部队”;又在香山地区仿建68座碉楼,演练攻碉战术。乾隆十三年(1748年),清军大捷。次年,莎罗奔归降,清廷平叛成功。乾隆帝有感于这支部队的骁勇,将其命名为“健锐云梯营”,简称“健锐营”,驻扎在西山脚下。同时,修建团城演武厅,作为健锐营定期合练的演练场。

  可是,中国古代的城池多是方形的,为什么非要修一个椭圆形的“团城”呢?工作人员告诉我,它很可能是大臣们观看演练时的看台,故而又称“看城”。不过,这一说法尚缺乏历史文献的支持,有待进一步考证。

  梯形的西城楼门

  在团城演武厅当中,有一处建筑物或许不是最重要的,但一定是最为大家熟悉的。大家不管是开车、坐公交车还是步行,只要经香山南路来到红旗村,最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栋梯形的台式建筑。它是团城演武厅的西城楼门,也是这里离公路最近的建筑。

  西城楼门位于演武厅的西南方,因立面呈梯形,故而又称“梯子楼”。它的正中央是个拱券门洞,两侧有台阶通达顶部。工作人员介绍说,它是演练时清军将领的指挥台。我看了一下文字介绍,西城楼门面宽24米,高11.2米,用西山所产毛石砌筑,真是名副其实的“就地取材”,透着自然与质朴。

  《健锐营地理全图》:展示健锐营驻军情况

  作为一家博物馆,团城演武厅除了露天的古建筑之外,在演武厅和东西朝房内设有展厅,主要展示一些古代兵器、军装、地图等。

  走进演武厅,我看到了《健锐营地理全图》及其沙盘模型。该图描述了清朝时健锐营驻扎的情况。从图上可以看出,健锐营作为一支特种部队,几乎遍布整个香山地区。在健锐营的每个营区都布有碉楼。据史料记载,共计碉楼68座,营房9000多间。平时,将士们就在各自的营区进行训练,定期到团城演武厅进行合练。

  工作人员告诉我,和京城里的八旗方位一样,健锐营八旗营房也分左右两翼。不过,健锐营的两翼八旗可能更为形象:设香山静宜园为龙蟠凤翔的中心,而香山南侧的山峦向南,则像她的右翼。左边四旗分别为镶黄旗、正白旗、镶白旗、正蓝旗。右边四旗分别为正黄旗、正红旗、镶红旗、镶蓝旗。香山健锐营的八旗就如同这只凤凰的双翼,左边四旗、右边四旗则建在依据山冈起伏的自然地貌身躯上。

  《健锐营演武图》:展示清代团城演武厅全貌

  在展厅西侧的墙壁上,我看到了一幅彩色的图画。令我惊喜的是,刚才在室外看到的团城、演武厅、东西朝房、西城楼门,在图上都清晰可见,绘制得十分精美。清代团城演武厅建筑群的全貌,可以说尽收眼底。看了一下文字介绍,画的名字叫做《健锐营演武图》,是复制品,原图藏于首都博物馆。

  该图形象地描绘了清代时健锐营士兵进行合练,接受检阅的情景。一排排整齐的队列,威武雄健,整装待发。特别是图画下方那八个部分的队列,应该就是按照八旗排列的。

  值得一提的是,健锐营正式组建后,作为八旗中的一支精锐部队,不仅在平定大小金川叛乱的战役中立下奇功,而且先后参加了多次战役,为维护国家统一做出过巨大贡献。在平定准噶尔部的战斗中,健锐营在敌军重重围困下,浴血苦战,最终以少胜多,取得胜利。乾隆在《实胜寺后记》中专门表彰健锐营在平定大小和卓叛乱中立下的卓越功绩。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时,健锐营和其他部队一起奋起抗击外侮,士兵们前赴后继,为国捐躯。此后,健锐营日渐衰败,最终完全解散。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曾经辉煌的健锐营,以悲壮惨烈的结局,在中国古代军事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页。

  乾隆帝命西洋画师所作的铜版画《大小金川图》

  在展厅里,我看到了这样一张画:在险峻的山岭之中,清军士兵向碉楼发起进攻。显然,这幅画表现的是平定大小金川叛乱的战斗。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它不是用中国传统画法绘制的,而是接近于西洋的画风。看了一下旁边的文字介绍才知道,这就是一幅铜版画。

  早在17世纪,铜版画就从欧洲传入了中国。传教士携带的《圣经》里就有铜版画的插图。以后,一些传教士陆续进入宫廷供职,铜版画也被带入清,其时间约在18世纪初叶。

  起先,铜版画只是用于制作地图。后来,清朝中央政府先后胜利平定准噶尔部以及大小和卓的叛乱,确保了西北边境的安定。乾隆帝突发奇想,决定制作铜版画以纪念功勋。经过洋画师们的努力,第一批铜版画制作成功,乾隆皇帝对其效果大为满意,于是将此后一系列征战,均以同样的方式做成铜版画。

  在这幅画上方的题诗当中,我看到了“将军阿桂”的字样。阿桂虽然参加过乾隆十三年(1748年)与大金川的战斗,但那时他还不是将军;到了乾隆三十七年(1772年),他才出任“定边将军”,平定了大小金川叛乱。可见,这幅铜版画的制作年代,不会早于公元1772年。

  清代盔甲很复杂

  以前看清代题材的电视剧,总觉得清军的服装比较奇特,和中国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都不一样。这次在展厅中我看到了一件清代的盔甲,工作人员非常耐心地向我介绍了盔甲的各个部分。

  清代一般的盔帽,无论是用铁或用皮革制品,都在表面髹漆。盔帽额前正中突出来一块,叫做“遮眉”。其上有“舞擎”及“覆碗”,“碗”上有形似酒盅的盔盘,盔盘中间竖有一根插缨枪,是雕翎或獭尾用的铁或铜管。垂有护领、护颈及护耳,上面绣有纹样,并缀以铜或铁泡钉。

  铠甲分为甲衣和围裳。甲衣肩上装有护肩,护肩下有护腋;另在胸前和背后各佩一块金属的护心镜,镜下前襟的接缝处另佩一块梯形护腹,名叫“前挡”。腰间左侧佩“左档”,右侧不佩挡,留作佩弓箭囊等用。围裳分为左、右两幅,穿时用带系于腰间。穿着服装时一般是从下到上穿,先穿围裳,再穿甲衣,待佩上各种配件后,再戴上盔帽。

  看来,当时的盔甲比我想象得要复杂得多。如何在战争中保证自己的生命安全?古人真是煞费苦心。穿着这么一身装束打仗,士兵们也够辛苦的!

  健锐营前锋参领旗

  平时我经常听到一个成语 “旗开得胜”,原意是军旗一展开,战斗就取得了胜利,一般用来比喻事情刚开始就取得成功。从这个成语就可以看出军旗在古代战争中的重要性。

  在展厅当中,我看到了一面蓝色的旗帜,工作人员告诉我,它是乾隆十四年钦定的健锐营前锋参领旗,分为左翼和右翼两种,左翼为镶黄旗,右翼为正黄旗。镶黄旗有红边,正黄旗不加边,都是正方形的。旗上饰有金色的云龙,周围环绕金色火焰,旗带有黄色的飘带,飘带被削去两角,飘带上也饰有金色火焰。旗杆是竹子做的,上面髹红漆。

  前锋参领旗,正幅长五尺,加上边缘是五尺一寸,飘带长五尺八寸,宽八寸五分。旗杆长一丈一尺,周长六寸三分。旗杆上饰兽面形银质装饰,还有红色旄牛尾装饰。旗杆末端是铁质圆锥形金属套,长四寸二分。旗杆旁边有铁环,用皮革将旗子系在旗杆上面。

  平定大金川之役立下奇功的傅恒画像

  在展厅中,我看到一张画像,画中的人物身着清代官员的便服,手执一件如意,神态安详。他看上去像个文人,也和团城演武厅有关系吗?

  看了文字介绍才知道,这位“文人”就是在平定大金川叛乱中立下奇功的傅恒。傅恒,满族镶黄旗人,富察氏。他是乾隆帝孝贤纯皇后的弟弟,因此在仕途上平步青云,曾任军机处行走、侍卫内大臣,后又加太子太保、协办大学士等官职。

  乾隆十三年(1748年),清军在远征大金川时屡受重挫,傅恒临危受命,暂管川陕总督,经略军务,率大军前往金川。乾隆帝亲自为其饯行。傅恒到达金川后,及时调整了战术,摒弃了原来“以卡逼卡,以碉攻碉”的错误思想,而是派出精锐部队,避开对方坚固的城堡,绕到敌军后方,直捣敌人巢穴。在不长的时间内,傅恒率部接连打了几个漂亮仗,最终平定了叛乱。

  傅恒班师还京,乾隆帝率皇长子及王公大臣出迎,以示慰劳。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傅恒又率兵远征缅甸,中途染病。班师回朝后,于1770年去世。

  有意思的是,傅恒的四个儿子当中,次子福隆安是《还珠格格》一剧中福尔康的主要原型,三子福康安曾经出现在电视剧《铁齿铜牙纪晓岚》第一部。

  健锐营总教练马良柱画像及其用过的铁鞭

  如果说傅恒的画像颇有儒将风范,那么展厅中的另一幅画像,则是纯正的武将气质。瞧,他身着铠甲,豹头环眼,须眉浓密,那不怒自威的神态,透着粗犷与阳刚。画像边上,陈列着他所用过的一只硕大的铁鞭。看来,这位将领一定大力无穷,威猛过人。他就是曾两次出任健锐营总教练的马良柱。

  马良柱,回族,甘肃张掖人。康熙年间他参与征讨吐鲁番,立下军功。乾隆年间,马良柱在对大金川的战役中东征西讨,力支危局。后因四川总督张广泗调兵不当,延误战机,马良柱战败。张广泗推卸责任,弹劾马良柱,并将其逮往京师治罪。乾隆帝明断,将张广泗斩首,并命马良柱去香山教习健锐营。乾隆帝亲自观看演练,又见马良柱舞鞭旋转如飞,技勇超群,对其大加赞赏。

  乾隆十四年(1749年),马良柱再次征战金川,获得全胜。乾隆帝嘉奖马良柱,于次年将其召入京师,仍教习健锐营。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马良柱去世,享年八十一岁。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香山南路红旗村1号。(100093)

  乘车路线:318、360、505、714、运通112路,红旗村站下车,往北400米。

  行车路线:五环香泉环岛往西至北京植物园门口红绿灯往南或四环香山出口往西至第一个红绿灯向西直到山根红绿灯向北一公里。(停车位充足)

关键词:香山团城演武厅建筑

上一篇:上天入地一日游 畅游最美海淀

下一篇:中国蜜蜂博物馆 小蜜蜂的巨大潜力

相关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