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皇家园林 > > 文化

风水—圆明园的信仰口诀
时间:2013-05-30 13:19:37  来源:  发布者:zhangah   浏览次数:0    字体:[ ]

声明:本文来自网络,观点仅代表原作者本人,不代表海淀旅游网立场

  西方文学巨匠雨果说:“艺术有两个原则:理念和梦幻。理念产生了西方艺术,梦幻产生了东方艺术。如同帕特农神殿是理念艺术的代表一样,圆明园是梦幻艺术的代表。”所谓“梦幻艺术”就是中国原创的、流传了几千年的风水艺术,而圆明园就是风水艺术的翘楚。

被毁之前的圆明园

  “隐形龟”的启示

  作为“万园之园”的圆明园,曾经是一座富丽堂皇的皇家园林,随着它的毁灭,留下了无数的未解之谜。

  在盛时的圆明园后湖区,有一片由九组建筑组成的园林建筑群叫“九州清晏”,环湖有规律地排列着九个小岛,构成了一个非常规矩的圆形。中国园林建筑的特点是根据周边的地形,因势利导而造,因此大多数建筑群都形成了不太规则的图形。像“九州清晏”这样圆的结构安排,在中国古典园林当中从来没有出现过,可以说独一无二。

  为什么惟独这片园林会形成一个圆的形状呢?是有意为之,还是无意而为呢?如果是有意为之,那么圆形的背后隐藏着什么含义呢?

  在清内务府满文专档中有这么一条记载:雍正二年,山东德平县知县张钟子等查看圆明园风水。张钟子曾著《论圆明园》一文,文中说道:圆明园的布局师从《洛书》。那么《洛书》又是一本什么书呢?这和那片圆形园林建筑又有什么联系呢?

  相传大禹治水之时,有神龟背上背负着数字浮出水面,龟背上的数字就是后世传说中的《洛书》,也叫“龟图”。那些数字据说就是后来八卦的起源。龟图代表了华夏大地,这和“九州清晏”这片圆形建筑的名称不谋而合,莫非这片奇特的建筑就是对龟图的一种写意的表现?

  把“九州清晏”和《洛书》的神龟对比一下,发现它们之间似乎存在着某种关联:大禹治水后,把治理过的地方划分为九个区域,这就是“天下九州”的来源,而组成神龟的区域恰巧是九块,“九州清晏”这片园林建筑恰恰也分为九个区域。除此之外,九州清晏周边的景致也似乎形成了龟头、龟爪以及龟尾的形状。细细端看圆明园四十景图,一个神龟的形象慢慢浮出水面。

  有学者称,作为“万园之园”的圆明园暗藏着与天地相合的镇园之宝――

  一只巨大的“隐形龟”。其中“龟首”位于圆明园大宫门影壁至“正大光明”殿景观处,“龟尾”在圆明园“水木明瑟”、“澹泊宁静”景观处。龟身圆盖处则由“九州清晏”、“杏花春馆”、“上下无光”等9处景观构成。“龟”的两个前足在“长春仙馆”、“前垂天脱”两处景观;两后足在“曲院风荷”、“万方安和”景观处。“隐形龟”以水为线、以陆地为面,身长1200多米,宽700多米,头向南,尾向北。

  乌龟在古代有长寿与太平的意思,无论是巧合还是故意,这个由五代帝王历经百年精心营建的皇家园林都坚守着宗教般的风水信仰。

 

 

  圆明园盛时的布局图暗合风水学上的“九宫八卦”的宇宙图式

  被康熙“霸占”的宝地

  圆明园位于北京西北郊,自古以来这里就是一块风水宝地,也因之有着一段不俗的历史。明代时,这里就因风景秀美而成为不少达官贵人纷纷抢占的“乡村别墅”区。明世宗嘉靖皇帝朱厚?械睦险扇死钗熬驮?在此建清华园,被誉为“京国第一名园”。不久,著名画家、书法家米万钟也在这里建造同负盛名的勺园,取“海淀一勺”之意。清军入关后,康熙帝更是将这块风水宝地据为己有,派专人看守,有了在此给自家建一座园子的念头――清华园首先被他占了,改建成畅春园,作为自己的园居之所。时至近代,美国人司徒雷登居然也相中了这块宝地,他蹬着自行车,有时也骑着小毛驴满北京城地跑,相看了不计其数的荒岭野坟,最终选中了勺园作为昔日燕京大学的校址,也就是今天北大骄子们引为自豪的“一塌(博雅塔)糊(未名湖)涂(北大图书馆)”校园。

  皇室贵胄也罢,名人雅士也罢,甚至司徒雷登这样的外国佬也罢,究竟是什么样的兴隆景象让他们把目光纷纷聚焦在了西郊这块风水宝地。

  圆明园所处的北京西郊,真可谓要山有山,要水来水,是上风上水之地:西北风从海淀刮起,就是上风,上风将空气中的废物都刮走了;河流的源头从海淀开始,就是上水,源头水质比下游的水质要好得多。古人说“上风上水上海淀”,海淀在北京的风水地位相当于北京在全国的风水地位。海淀是北京的财位,因为海淀在北京西北方,而西北为乾为阳卦,乾为天、为君、为父、为老人、为京都、为官臣、为宫门中人;乾属金,西北因而为金玉珠宝、为五金、为刚健勇武、为高堂、为大厦等。为什么这么说呢?

  俗话说“山管人丁水管财”,古时海淀这个地方是永定河冲积“洪积扇”边缘的泉水溢出带。整个地区内地下水水量大而通畅,自流泉遍地皆是,泉水涌出地面,在低洼处汇成大大小小的湖泊塘沼。明清时把这种水体叫做“淀”,这正是海淀名称的由来。作为圆明园水系源头的玉泉山泉水更是被称为天下“第一泉”,是特别信奉风水的乾隆皇帝最爱喝的水,也是圆明园和紫禁城里专门用来泡茶的清水。乾隆于1756年南巡的时候,就随身带着这种“纯净水”。玉泉山的泉水不仅是帝王家的饮用水源,更是北京西郊各大名园以及城内各处海子的“生命源泉”。

  丰富的水源让西郊这块宝地“财气纵横”,然而光有水还不行,“山环水抱必有气”才是最理想的风水景象。

  在东方梦幻的风水观念里,天地是一个大活体,人生是一个小宇宙。古人认为中国的山脉发源于昆仑山,总的地势是西北高、东南低。如果把九州想象成一个人体的话,河北一带就像人的左臂,四川一带就如同人的右臂,河南、山西、河北、山东、江苏、安徽、湖北、江西、湖南、陕西、甘肃的大部分地区就如同人的腹部,黄河就像大肠一样,江淮水系如同人的膀胱一样,由西向东蜿蜒曲折,最后流入东海。这便是古人眼中的天下观。

  圆明园更是如此,园内的山脉起于西北的香山、玉泉山和万寿山的“龙脉”。所谓“龙”是指蜿蜒而至的山峦,通常为气脉流贯的山体。势雄力足、雄伟磅礴的山脉被称为“真龙”,它能够迎气生气,聚集吉瑞。

  圆明园西部的西山(包括香山)是太行山余脉,北部的军都山是燕山山脉,均属昆仑山系。两山在北京昌平的南口(南口是兵家要地)相交,形成一个向东南巽方展开的半圆形大山弯,此地方正是太行山、军都山交汇的“龙脉入首”位置,在清朝开国之前就已被选为营建宫苑的地方。

  在西山稍为偏北之处就是玉泉山。万寿山也被称为瓮山,耸立在海淀西边大约5里(约2.5公里)的地方,其优美的曲线犹如一个瓮,并因而得名。这两座山脉交错就像男女结合般调和。这些都是风水堪舆学上所显示的兴隆象征。

  如果说圆明园的外围是块绝佳的风水宝地,那么圆明园内部的风水更是好的一塌糊涂。雍正二年(1724年),刚刚登上皇帝宝座的雍正帝意气风发,打算扩建从前当王爷时的赐园――圆明园,于是把山东德平县知县张钟子等人找来勘查圆明园风水。风水先生们检视了圆明园的山川地貌,最后激动地向皇帝报告说:整个园子的地势西北高而曲折婉转,逐级向东南平缓过渡,龙脉的动向和水流向在风水上属于上风上水的位置。在这里建造皇家园林最合适不过了。雍正一心一意想当皇帝,为此吃了不少苦头,不知这么好的风水是否曾暗暗保佑过他?

  这次“相看”无疑很令雍正心动,因为此后圆明园便开始了大规模的扩建。按照风水师的说法,圆明园的整个布局被重新调整,园内山水皆以西北为首,东南为尾,九州四海俱包罗其中。

  最“吉祥”的园子

  《三国演义》里,诸葛亮用石头摆成八卦阵与强大的魏国叫阵,说这能抵上十万精兵。这或许有点唬人,然而诸葛亮六出祁山,姜维同样多次攻打魏国,无大胜却并也无大败,这对于弱小的蜀国来说已经算是很大的成绩了,这不能不说和蜀军采用八卦阵作战毫无瓜葛。对蜀国至关重要的八卦阵相传是诸葛亮按照五行生克原理和九宫八卦方位布成的作战阵图。如果诸葛亮创八卦阵的说法是真的,那么九宫八卦阵实在帮了蜀国军队不少的忙。

  一千多年后,另一个更强大也更统一的大帝国也保持着对“九宫八卦”异样的痴迷,他们建造了世界上最美的花园,花园中哪里该建什么,哪里应该用作什么用途都一一参照了“九宫八卦”风水说,以期建立一个最吉祥、最富贵的园子――圆明园。

风水—圆明园的信仰口诀

  今天,当我们把圆明园盛时的布局图与风水学上的“九宫八卦”宇宙图式对照起来看时,便发现它们之间确实存在着某种不可思议的对应关系。

  风水学上有“正殿居中央”的说法,而园内“正大光明”景区、“勤政亲贤”景区和“九州清宴”景区作为帝王处理朝政的地方,处于圆明园的核心区域,表示大清国在四海之内、天下之中,国泰民安、永世长传的意思。园内有后湖约200米见方,以“九州清宴”为中心,“九州清晏”和后湖基本在一条南北线上,这恰好又是圆明园主园的南北中轴线。环湖有九座小岛,象征华夏九州,以众多的小水态有机相连,九岛如众星捧月般拱卫着一个大的中心水面,象征团结和统一,从而诠释了清帝“禹贡九州,天下一统”和邹衍“大九州”的宇宙理念。西北“杏花春馆”为整个景区最高点,喻为昆仑山。东岸“天然图画”一景,只因对岸“坦坦荡荡”的低平,可以观赏到万寿山和西山,才真正不虚此名。

  九宫八卦正北有坎卦。坎卦,象征重重艰险,只有胸怀坚定的信念,才能排除艰险,获得亨通。因此这里的景区“慈云普护”的功能主要是供奉菩萨,祭神礼佛,象征信仰和信念。又因为观音信仰能帮助人们树立信心、度过难关,所以殿供观音大士,其旁为道士庐。

  西北有乾卦,乾卦象征天,指天地万物稳健的运转。这里的景区“万方安和”的水心架构,形成“万”字,即“?d”,它的梵文读“室利踞蹉洛刹那”,意思是“吉祥海云相”,也就是呈现在大海云天之间的吉祥象征。因此,“万方安和”以水面和建筑描绘出天地万物宛如云归大海,大海连天一般生生不息。“万方安和”建筑平面,是中国建筑中仅见的一个特例。遗址中,仍可清楚看到用条石“架构”的“万”字形房基。

  西方有兑卦,对应长春仙馆北部的“茹古涵今”。兑卦象征喜悦和亨通畅达,利于坚守中正之道,它强调的是人与人之间,人与自然之间的和悦相处,但和悦相处要以贞正为先决。因此这里一直是皇帝与大臣们谈古论今、吟诗作画的地方,乾隆曾引用唐代大诗人杜甫的诗句“不薄今人爱古人”来给这一景观命名,而这正与兑卦的本义相符。

  东北为艮卦,有“碧桐书院”、“坐石临流”、“西峰秀色”和“廓然大公”景区,特别是“西峰秀色”为东北方位的山峰,这一山峰与万泉河水同入圆明园。

  “廓然大公”堆有大量的叠石,叠石上建有四方亭,这里还有垂直的峭壁、迂回的山洞和茂盛的林木、环抱的山脉,这也就是禄马贵人格局。禄马贵人就是八卦方位中,以门为向而确定艮山有山、塔、亭等高层饰物。这对整个园区都有化煞作用。

  东南为巽卦,巽地乃文章之府,这里的“缕月开云”景区正是乾隆帝最喜欢作诗的地方。

  正南离卦区,是九紫之地,应建宫门,取向明出治之意。第一层大宫门系延年金星,玉石桥北二官门系六煞水星,大殿系贪狼吉星,以理事殿佐之,木火相生,这正是正南九紫之意。离卦在易经中的卦象是“向明而治”,政治清明、办事公正。相应地,“正大光明”园南出入贤良门内为正衙。

  东方震卦:正东震方田畴稻畦,且东接大海,汪洋以润之,以应青阳发生之气。东方为木,代表青春与活力,有“天然画图”,乾隆小的时候常在这里的玉兰树下玩耍,嘉庆帝小时候曾被赐居在此多年。

  西南坤卦:西南坤位房虽多,不宜高,以应土星,有“长春仙馆”。又因此处为坤卦,天为父,地为母,所以每遇佳辰令节,长春仙馆又为迎奉皇太后膳寝之所。

  风水观念在这里被执行的透彻淋漓,每一个景点都以风水的用语来表现兴隆的象征。圆明园内不仅风水极好,在绝大多数外国使节眼里也有一种惊人之美,然而偏偏有一个例外。

  1792年,英国使节马尔尼勋爵以庆祝乾隆寿辰为名前往圆明园觐见,秘书巴隆虽然居住在圆明园的时间比任何一个使节团的成员都来得长,但对他来说,圆明园的整个面貌看来就像“破碎的山丘和溪谷,分布于树木和丛林的空地上”,众多的水道、河流与大片水泽,“都显得凌乱或未经修饰,斜坡也不像个斜坡,花费了大量的人工,用在如此不规则而又随意的布置上,就是要呈现出自自然界的任意之手。”巴隆对圆明园几乎没什么好感,但却无意中透漏了圆明园风水的秘密:保持自然的野趣,追求建筑和自然环境的“天人合一”,这也正是绝佳的风水与山水、建筑的自然美完美结合才能达到的境界。

  风水的理想环境主要由山和水构成,尤以水为生气之源。圆明园的入水口有九个,出水口有三个。水口是指风水地中水流之去处。其中,入水口在西北乾方即“天门”方位。出水口,设在东南巽方即“地户”方位。按照风水学的理念,水主财,水来之处谓之天门,若不见源流谓之天门开;水去之处谓之地户,若不见去处谓之地户闭。天门开,象征财源不断;地户闭,象征财用不竭。入水口和出水口均为暗道,分别象征天门开和地户闭。

  风水学中还追求“曲则贵吉”,对水流的要求是要“弯环绕抱”,因为河水弯曲的地方就是龙气聚会的地方。总的来看,两大水源之一玉泉山水系从圆明园西南方(丁来水)的藻园进入园内,因西高东低的地势,水自然流遍圆明园大部分园林水面。一部分则供应圆明园宫墙外的“护墙河”。另一部分,北流至“月地云居”南面,分出另一支流向东流入“万方安和”湖面,形成圆明园的后湖景区。继续北流的水则注入安佑宫附近的河湖。从藻园至安佑宫附近,地形南高北低;到了“濂溪乐处”、“柳浪闻莺”一带,形成圆明园的又一湖景。随着地形变为西北高而东南低,水流一律改为由西向东流向,经过十弯八曲,从西北(亥壬)方向归于福海。继而从福海再分出若干细流向南,流出东南巽(东南方)地。正好与古人的天下观吻合。圆明三园通过水系,成为一个整体,其来龙去脉,条理井然。三园中的水体,变化多姿,使得圆明园因水而活,因水而富有灵气,使山水景观浑然一体。风水与景观已融为一体。

  这座帝王宫苑的风水看起来好得无从吹毛求疵,即使最后遭遇到被焚毁的灾难,也没有人将它最终的命运归咎于风水不好。不过,还是有一个有趣的小插曲。根据一位清代学者的说法,在公元1839年,道光皇帝在圆明园的二宫门外拆掉一座拱形桥,以方便他观看骑射。这位学者引用一个风水师的话说,一条河需要有一座桥就像瞄准目标的弓,在去掉这座桥后就象征失去目标的弓,成为军事衰弱的不好征兆。巧合的是,次年(1840年)清庭就在第一次“鸦片战争”中惨败,并由此一路败将下去。风水师的预言,竟变成了事实。

  一座拆掉的桥都能让人们联想到战争的失利,古人对风水艺术可谓深信不疑。或许正是因了这风水,皇室贵胄们在这里度过了一个又一个享乐之秋。圆明园的缔造者雍正、乾隆、嘉庆、道光、咸丰无不在这里享受过天下富贵之极的帝王生活,欣赏过人间美妙之极的优美景致。然而当1860年秋天的那场劫难来临时,即便是被皇家笃信的风水艺术也爱莫能助。圆明园的最后一位缔造者咸丰皇帝成了这里最后一位享乐的皇帝,那一年也成了他的最后一个享乐之秋。而即便是圆明园“九宫八卦”的宇宙格局也未能保佑他平安长寿,因为他仓皇逃到避暑山庄后便一病不起,次年遂殁于热河。

关键词:风水圆明园佛教旅游

上一篇:恩佑寺、恩慕寺 雍乾以孝治天下的例证

下一篇:清乾隆缂丝全卷3575万被收藏

相关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