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皇家园林 > > 历史

玄烨崩逝畅春园
时间:2013-05-19 09:48:26  来源:他乡明月新浪博客  发布者:liz   浏览次数:0    字体:[ ]

声明:本文由他乡明月新浪博客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海淀旅游网立场

    顺治十一年三月十八日(1654年5月4日)上午,紫禁城的景仁宫传出阵阵宏亮的婴儿啼哭声,它向人们宣告,大清国又一位新皇子降生,他就是清朝定都北京后的第二个皇帝——玄烨。这位维护国家统一,反对割据,维护领土主权,抗击外来侵略,作出重要历史贡献的皇帝,数十年后却驾崩在畅春园。

 

康熙皇帝晚年朝服像


    
    玄烨是清世宗福临的第三子。其母佟佳氏,系汉军镶黄旗人,是福临的一个妃子。怀孕之后,有一次赴慈宁宫向福临的母亲孝庄文皇后问安。孝庄文皇后惊奇地发现佟妃身上闪闪发光,“衣裾若有龙绕”(《清圣祖实录》第1卷)。询问之下,得知已怀孕数月,特别高兴。以有“祥征”为由,预言“异日生子,必膺大福”(《清圣祖实录》第1卷第2页)。玄烨降生时,父年17岁,母年15岁。宫中规定不许亲生母子同居一宫,交由乳母抚养。玄烨的保姆、乳母各有数人,但与之相处最久的乳母是正白旗汉军包衣曹玺之妻孙氏,住在西华门外稍北的一座府第。玄烨两岁时染上天花,多亏孙氏精心照料,逐渐康复。但脸上从此留下几颗稀疏的麻点。离开乳母之后,添内监若干人为谙达(朋友、伙伴之意),教之饮食、言语、行步、礼节。教他满文的是一个叫苏嘛喇姑的宫女,教他汉文的是张姓和林姓的两位太监。因为他们熟谙清朝兴起和明朝末年皇宫中不少轶事逸闻,玄烨从他们那里不但学到文化知识,而且也受到历史知识启蒙教育。祖母也经常教诲孙儿。据玄烨后来回忆:“朕自幼龄学步能言时,即奉圣母慈训,凡饮食、动履、言语、皆有矩度。虽平居独处,亦教以罔敢越轶,少不然即加督过,赖是以克有成”(《圣祖御制文二集》第40卷,《杂著·庭训》)。

 

    玄烨后被召进宫中,开始读书。除了学习满文外,还要学习汉文。玄烨6岁那一年,父亲福临把身边的三个儿子叫到常宁宫,畅叙天伦之乐。福临问儿子们长大以后有什么志向,皇五子常宁刚满3岁,不能作答:皇二子福全说:“愿为贤王”;玄烨从容回答道:“将来欲效法皇父而勉力尽力”。在十分盼望子孙成人后统治天下的帝王家庭里,玄烨正是满意的回答。福临非常高兴。

 

    顺治十八年(1661年)正月初七凌晨,清朝定都北京后的第一位皇帝,年仅24岁的福临因患天花逝世于养心殿。福临弥留之际,曾欲立“年龄较长”的次子福全(长子牛纽两岁天亡),但因福全未出过天花,无免疫力,于是接受传教士汤若望等人的规劝,按母后意图,传给出过天花的皇三子,遗诏指定8岁的皇三子爱新觉罗·玄烨为皇太子(德国魏特《汤若望传》第2册325页)。正月初九、玄烨在其祖母孝庄皇太后亲自主持下,“恪遵遗诏,俯徇舆情”即皇帝位。玄烨的祖母对他的事业成功起了巨大作用。


   
    北京西郊,群山连亘,流泉环带,春夏之间萍藻蒲荇,交青布绿,野禽飞鸟出没翔泳其间,景色风光幽美异常。玄烨也看中了这里,选择了明代一座别墅,进行改建。《日下旧闻考》上载:“畅春园本前明戚畹武清侯李伟别墅,圣祖仁皇帝因故址改建,爰锡嘉名”。《清会典》载:“康熙十八年(1679年)定,圣驾驻跸畅春园”。说明畅春园已命名。《清会典》还载:“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奏准,畅春园内余地及西厂两处种稻田1顷6亩,令附近庄头庄丁每年轮种”。说明这时建园工程规模很大,剩下的交庄头耕种。《康熙起居注》记载:“康熙二十六年(1687年)二月二十二日,“是日,上移驻畅春园”。这是最早的记载,且一住8天。其间还三次“御畅春园内门”处理政务,至三十日自园回宫。本年六月、七月、九月、十月,玄烨又多次来畅春园。全年累计在园内驻跸45天。其后年月,玄烨在畅春园居住时间大体相仿。其中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李煦离任宁波府,返京充畅春园总管。《清史稿》上载:“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置畅春园总管大臣”,以此说畅春园的建成时间,显然晚得多。应当是康熙二十六年(1 687年)。是因为康熙二十三年(1 684年)玄烨南巡,对江南的山水园林赞叹不已。回京后就叫善画山水的叶洮在清华园遗址上监造畅春园,做为“避喧听政”的地方。二是因为清《圣祖实录》上记载:“康熙二十六年(1687年)二月,玄烨“移驻畅春园”。

 


    
    畅春园面积60公顷,东西700米,南北边1100米。万泉河在园内流过。建筑布局分作中、东、西三路。经过玄烨御书的额联,中路:宫门、经九三事、嘉荫、积芳、林香山翠、延爽楼、鸢飞鱼跃、式古斋、绮榭、苍然亭、清远亭、龙王庙。东路:渊鉴斋、佩文斋、葆光斋、藏辉阁、清籁亭、兰藻斋、养愚堂、藏拙斋、清溪书屋、导和堂、昭回馆、藻思楼、竹轩。西路:无逸斋、关帝庙、纯约堂、观澜榭、导和颐性、翠岩山房、极览、集凤轩、月崖、锦陂、俯镜清流。有书可查的共计36处。


   
    玄烨御制《避暑畅春园雨后新月》诗:“园亭气爽雨初晴,新月胧胧透树明。漏下微眠思治道,未知清夜意何生”。他在《畅春园观稻》诗中写道:“七月紫芒五里香,近园遗种祝祯祥。炎方塞北皆称瑞,稼穑天工乐岁穰”。园中景点之多,坐落迷人,但玄烨仍时刻思考治国之道,重视农业。后来,苏州织造李煦等人在江南一带种双季御稻,其种籽就取自畅春园。玄烨还作了一篇《畅春园记》,亲书成帙,并勒于石。记中谈到他建园的用意,“朕临御以来,日夕万几,罔自暇逸,久积辛劬,渐以滋疾,偶缘暇时,于兹游憩”“每以春秋佳日,天宇澄鲜之时,或盛夏郁蒸,炎景烁金之候,几务少暇,则祗奉颐养,游息于兹”。

 

    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圣祖玄烨赐大学士高士奇入畅春园观瞻。康熙癸未,三月十六日,臣士奇随驾入都。十七日,至畅春苑即命入内直。十八日,恭祝万寿。二十一日,御前内侍到直庐传旨:“尔在内历有年所,与众不同。今日令尔遍观园中诸景。”随至渊鉴斋,上垂问许久,观四壁图书。转入暖阁,彝鼎古玩,西洋乐器,种种清迥。又至斋后,上指示所种玉兰腊梅,岁岁盛开。时,篆竹两丛,猗猗青翠,牡丹异种,开满阑槛间。国色天香,人世罕睹。左有长轩一带,碧棂玉砌,掩映名花。前为佩文斋,上憩息之所。缥帙锦轴,陈列左右。亦指架上卷轴,示臣,日:“皆朕平日所书。近日南巡赐去五百余幅,尚存二千余幅。”叉至一处,堂室五楹,上刻《耕织图》,并御制《耕织图》序及诗。仰见我皇上深宫燕寝,不忘小民之依。随上登舟,命臣士奇坐于鹚首,缓棹而进,自左岸历绛桃堤、丁香堤。绛桃时已花谢,白丁香初开,琼林瑶蕊,一望参差。黄刺梅含英耀日,繁艳无比,糜鹿獐麂驯卧山坡,或以竹篙击之,徐起立视,绝不惊跃。出初小鹤,其大如拳,孔雀、白鹇、鹦鹉、竹鸡,各有笼所。凤头白鸭,游戏成群。上曰:“人传此种味美,食之有益,然朕爱其洁白,从未烹食,不知其味”。臣士奇曰:“皇上仁心,推恩万物,无微不至”。白雁笼近水侧,饮啄自如。上谓臣日:“塞外雁有六种,此乃另一种,在塞北极远,霜未降时,始入内地,瓯脱之人,用占霜信。”过延赏楼、淳约堂亭台相映。蕊珠院向为回楼周廊,今易高楼七楹,中皆轩厂,陈设古玩。上命臣登楼,楼梯宛转,凡四曲折,乃登不觉其高。遥望西山,若在檐左。楼下牡丹益佳,玉兰高茂。上日:“闻今岁花开极繁。”登舟沿西岸行,葡萄架连数亩,有黑、白、紫、绿及公领孙碟躁诸种,皆自哈密贡来。上命各取数枚与臣尝之。谕日:“可将竹篮悬挂,令干,归遗尔母。”过观澜榭,上曰:“尔尚能记此地否?”臣云:“尚忆创造时大略。”少顷,至东岸,上命内侍引臣步入山岭,皆种塞北所移山枫、娑罗树,其中可以引纤,可以布帆,隔岸即万树红霞处。桃花万株,今已成林。上坐侍于天馥斋,斋前皆植腊梅,梅花冬不畏寒,开花如南土。转入观剧处,高台宏丽,四周皆楼,设玻璃窗。上指示壁间西洋画令观。复至雅玩斋,所列彝鼎、古磁、汉玉、异珍、书画之类,成命观之。古色满前,应接难遍。赐武彝蕊茶毕,谕令:“且退。数日后,再命汝来观。”登舟棹船,二女皆淡红衫,石青半臂漾舟,送至直庐。是日所经,即内侍少疏远者,亦不能至也。高士奇《蓬山密记》展示了畅春园的景观。

 


   
    玄烨立储君,是对清朝旧制的改革,虽然没有获得成功,但给后人留下了经验。由于立储的失败,给玄烨晚年带来无限烦恼和忧伤。他日夜不安,费心劳神,“不能宽怀瞬息”。早在康熙四十七年(1 708年)初废太子时,玄烨即“六夕不能安寝”,而后连病数月,多方调治,身体有所恢复,但是由于日夜忧心,虽然行年未至60岁,却已须发皆白,身上病症也越来越多。康熙五十年(1711年)五月,玄烨北巡塞外,即自京师抱病而出,令人扶掖而行。玄烨执政以来,内平三藩之乱,外御罗刹之扰,三次亲征葛尔丹,平定了勾结沙俄的民族叛乱。加之兴修水利,鼓励农耕,减轻赋税,使饱受明末清初战乱之苦的人民得以休养生息。此后,“国家蓄积有余,民间年岁丰稔”(《康熙实录》卷254),大清王朝呈现出一片繁荣兴旺的景象。康熙五十二年(1713年),适值玄烨六十大寿。同首“孜孜图治”之“功”,“亲政年久”之“福”,“屈指春秋,年届六旬矣!览白秦汉以下,称帝者一百九十有三,享祚绵长,无如朕之久者”(《康熙实录》卷254)。故而决定举办隆重的万寿庆典。为庆祝活动搭置的彩棚,从北京两直门一直延伸到畅春园,长达20里。礼部作出规定:“今岁恭遇万寿六旬大庆,非寻常可比”,从月初一至月终,京官都要穿蟒袍、补褂,打破只穿朝眼七天的常例。最引人注目的是:玄烨布告天下耆老,年65岁以上者,官民不论,均可按时赶到京城参加畅春园的聚宴。当时,各地农民有感于君王“恩泽”,一些耆老为庆贺皇帝牛日,新春伊始,便纷纷进京,自发前来祝寿。玄烨巡幸畿甸返京途中,沿途百姓为之“庆贺、保安、祈福者不计其数”。几天后,又有各省年老官员、士庶纷纷进京,叩祝万寿。三月十七日,万寿节前一日,玄烨奉皇太后白畅春园还宫途中,各省年老官员、十庶夹道罗拜,炊迎御辇。小少高年老人还向他跪献万年酒。身历此境,玄烨十分感动地停辇慰问,将随身所携食品和寿桃遍赐祝寿老人和各级官员。次日万寿节,各种庆典进入了高潮。先是由玄烨率领群臣向皇太后行庆贺礼。接着自太和殿升殿,王以下文武百官及致仕给还原品官员向他行庆贺礼。仪式结束,又有八旗兵丁、各省耆老、十庶齐集午门之外、大清门内叩祝万寿。而后,幺烨奉皇太后至畅春园,各省耆老、十庶则分集各处跪送。与此同时,玄烨颁诏天下,宣布恩歉条例并大放。,大宴是在畅春园的“九经三事殿”进行的。“九经三事”是畅奋园中路的中正殿。九经,指的是九部儒家经典,包括《三礼》(《周礼》、《仪礼》、《礼记》)、二传(《左传》、《公羊传》、《谷梁传》)和《易》、《书》、《诗》。二事,原意是指汉朝的司徒、司空、司寇。用“九经三事”作殿名,表示这里是循经守礼,治理国政的地方。


   
    清人徐锡麟、钱永同《熙朝新语》上说“康熙五十二年(1713年)三月,万寿节宴直隶各省八旗满洲、蒙占、汉军大臣官员士庶年九十以下六上以者于畅春园”。实际情况比徐、饯说的范同还要大,赴宴人数还要多。三月十七日,首宴汉族大臣、官员及士庶年九十岁以上者33人,八十岁以上者538人,七十岁以上者1823人,六十五岁以上者1846人。大宴开始,凡八十岁以上老人均令人扶至御座前,第一项叫“就位进茶”。乐队奏丹陛清乐,膳茶房官员向皇帝父子先进红奶茶各一杯,王公大臣行礼。皇帝饮毕,冉分赐王公大臣共饮。饮后,所用茶具皆赐饮者,被赐茶的王公大臣接茶后原地行一叩礼,以谢赏茶之恩。第二项叫“进酒进肴”。由玄烨“亲视饮酒”,以示恩宠。同时,还让他的十几个皇子全部出动,主持向老人们颁赐食品。十岁以上,二十岁以下的皇孙和宗室子弟则“执爵授饮”。宴会结束后,又各赏白银,资送回乡。

 


   
    三月二十二日,在畅春园“九经三事”殿,重设酒筵招待八旗大臣、官兵及闲散人年九十岁以上者7人,八十岁以上者192人,七十岁以上者1394人,六十五岁以上苦1012人。在畅春园皇太后宫门前,宴请七十岁以上的八旗老妇、九十岁以上者就席宫门内,八十岁以上者就席丹墀下,其余都在宫门外。参加这次宴的满汉耆老多达6600余人,加上人数不详的八旗老妪,不下7000余人。几天后,又召集r八旗满洲、蒙古、汉军年在七十岁以上老媪齐集畅春园太后宫门前宴饮,由皇太后和玄烨亲视颁赐茶果酒食。宴会结束时,又令诸皇子率宗室子弟各赐衣饰彩绸、素珠银两。整整十几天的时间里,玄烨一直沉浸在无限幸福之中。其盛况一时传为佳话。玄烨三次宴赏群臣耆老,每次均逾千人,虽未定名为千叟宴,但确开千叟宴之先河。弘扬养、老、敬老、重贤、尊贤风尚。
   

    康熙五十四(1715年)时,玄烨右手因病写不成宁,只能左手批折。康熙五十六年(1717年)秋,玄烨精神亦大不如前,自称“朕近日精神渐不如前,凡事易忠,向有怔忡之疾,每一举发,愈觉迷晕”。十一月初,义增腿膝疼痛,并感受风寒而咳嗽声哑。同月二十一日,将诸皇子、满汉大学士、学士、九卿、詹事、科道齐如拿乾清宫东暖阁,颁布长篇谕旨(《清叠祖实录》卷275)。又逢孝惠章皇后病重去世,玄烨忧劳焦急,身体更加消瘦,双脚浮肿,病卧床上达70余天,小能行走,次年春天,病况始显好转。康熙五十七年(1718年),自说稍早起,“手颤火摇,观瞻不雅,或遇心跳之时,容颜顿改”。康熙五十八年(1719年)四月,说自己“气血渐衰,精神渐减,办事颇觉疲惫,写字手亦渐颤”。当年冬至祭天,因足疾未愈,而令三皇子诚亲王允祉代行。康熙六十年(1721年)春,又增“易卷善忘”之症。冬至祀天,又命皇四子雍亲王胤禛代行。
 

   
    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十月二十一日,玄烨北巡塞北,返京不过二十几天又去南苑行围。多日劳累,身体更虚弱,兼之时值隆冬,感受风寒。十一月初七日生病,到西郊畅春园居住养疴。初九日因身体不爽,令皇四子雍亲王胤禛代替他举行南郊冬至祭天大礼,去斋所做准备。同时发出圣旨,说自己得了感冒已经出了汗,不要紧,但是需要静养斋戒。多年来,玄烨一直疾病缠身都闯过来了,而这次感冒,他也未在意,照常处理各种政务。这月初十、十一、十二、一连三天胤禛连日遣太监、侍卫问候其父病情。玄烨也只是随便地回答“朕体稍愈”。但到十二日深夜,玄烨病情急剧恶化,急召皇四子胤禛于斋所,命其速赴畅春园,南郊祀典改派公吴尔占恭代。同时,又召皇三子允祉、皇七子允祐、皇八子允禩、皇九子允禟、皇十子允礻我、皇十二子允祹、皇十三子允祥,理藩院尚书隆科多等到御榻前,对他们说:皇四子人品贵重,深肖朕躬,必能克成大统,著继朕即皇帝位”。这些话刚说完,皇四子胤禛也自斋所赶来,趋前问安。玄烨又告数日以来自己病势日增之况。胤禛眼见自己的父亲已被疾病折磨成这个样子,眼含热泪,对父亲进行一番劝慰。当日(十三日)夜间,这位在位61年的英主,于畅春园清溪书屋晏寝之所,告别了人世,终年69岁。


    
    当夜,在玄烨诸子与理藩院尚书、步兵统领隆科多的严密护卫下,玄烨的遗体从畅春园移回紫禁城乾清宫。下令关闭京城九门,禁止出入,以防有意外事变的发生。十六日,向全国颁布玄烨遗诏。宣读的是满文诏书,没有同时宣读汉文诏书。其内容和康熙五十六年(1717年)冬预作遗言大致相同,只是增加了继承人和丧事遵照礼制办理两条。十九日,京城九门开禁,胤禛遣官祭天地、太庙、社稷坛。二十日胤禛于太和殿登基,接受百官朝贺。因为是在热丧中,不宣读百官庆贺表文,只颁布即位诏书,声称“皇考升遐之日,诏朕缵承大统”,改明年为雍正元年。二十八日为玄烨皇帝上尊谥为“合天弘运文武睿哲恭俭宽裕孝敬诚信功德大成仁皇帝”,庙号“圣祖”。十二月初三日,将其遗体移送景山寿皇殿停放,雍正元年四月初二日,胤禛亲送圣祖玄烨灵柩至遵化山陵,安放享堂。九月,胤禛再往遵化,将圣祖玄烨灵柩安放景陵地宫。西洋传教士马国贤,在宫中任画师。记载玄烨的死亡情景。说他得的不是寻常的病,发高烧,死前很痛苦,发出惨叫声。另一位耶稣传教士在著作中说,玄烨患的是寒颤病,系血液凝结,医治无效而死亡。玄烨自己也称“偶患风寒”,显然是因感冒引起的旧病发作,属正常死亡的“善终”。胤禛的篡位之说可以存疑,但毒死父说则不能成立。

关键词:玄烨崩逝畅春园

上一篇:佛香阁以前,延寿塔被拆之谜

下一篇:瓮山(万寿山)得名趣谈

相关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