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皇家园林 > > 资讯

颐和园珍宝揭秘之再造老佛爷
时间:2013-05-08 15:12:13  来源:北京晚报-北晚新视觉网   发布者:zhangah   浏览次数:0    字体:[ ]

声明:本文由北京晚报-北晚新视觉网 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海淀旅游网立场

 北京, 颐和园--这座清代皇家园林中,蕴藏着近4万件的各类文物。在这些当年慈禧皇太后御苑中的珍藏里,有一幅老佛爷最喜爱的油画像——大清国慈禧皇太后肖像,这也是国内唯一一幅由外国男画师为她画的画像。如果没人提及,鲜有人知画像历经百年,曾“南迁北返”,出现破损;更不会有人知道这幅油画的修复之路漫漫走过了20年。今天,让我们透过大清慈禧太后肖像画的表面,揭示出这幅油画的来历和在修复中,从破损到修旧如初的秘密……


 
一个荷兰人与一幅画


在颐和园珍藏着一幅存世108年的慈禧太后油画像,像中的慈禧要比当年她的实际年龄小了许多,这张画像的作者是荷兰人胡博·华士……

慈禧老佛爷的画像很多,油画像也不止只一幅。但1905年,荷兰人胡博·华士为她画的像却是她生前最后一幅油画像,也许也是她最满意的一幅,同时也是艺术价值最高的一幅。老佛爷不但亲自指导画作,提出修改意见,充当“模特”,还四次召招见华士为其画像。这在当时是很少出现的情况。

1899年在北京期间,经外国使节推荐,作为肖像油画家的华士为庆亲王奕劻,权臣袁世凯、李鸿章等进行了画像。其实,他真正的目的是争取为光绪帝和慈禧太后画像,但最终没能实现。

1905年6月,华士再次来到了北京,为慈禧太后画像仍是他此行的目的。这时,机会来了,慈禧老佛爷无意中看到了他为奕劻的画像,感到非常满意。远在美国的华士接到了中国使馆发来的邀请电报,并要求他在回电中注名明报价。6月12日,华士来到了北京,大清官员伍廷芳与他的会面只持续了几分钟。伍廷芳用流利的英语告诉华士,他不是给普通人画像,而是给大清国的慈禧皇太后,他提出的价格已被完全接受,并约定好从次日起连续画四天。华士听后暗暗咬牙:中国人太精明了,要是知道给慈禧画像,应该要至少两倍的价钱。可他还是禁不住给这位中国最高当权者画像的欲望,马上就答应了。

画像的地点定在西苑,每天清晨慈禧会就座画像,华士成了唯一在后宫进见过慈禧太后的男性画家,也是唯一一位可以长时间凝视她的西方男性。在去画像前,华士把他的感受告诉了妻子:“我现在骑虎难下,我会因为焦虑和烦恼而头疼,但是希望我能克服。”华士通过使馆找到了一张皇太后的照片,这种照片仅供外国皇室和最高层外交官观看。当晚,华士研究了照片,并在一张小画布上反复练习,所以他在进宫之前就对皇太后的相貌有了一点了解。

中国农历6月19六月十九日的前夜,华士小心地把所有的画具包好,包括他的照相设备。但遗憾的是至今也未发现过现场拍下的照片。

巨大黄金椅上坐着一位“女神” 三鞠躬让慈禧有点不自在

华士初见慈禧时,佩带戴了他所有的装饰,并戴了一顶礼帽,但是将外套留在了家里,。急急忙忙的赶路,旅程并不很舒适,最后到达了御苑。和北京拥挤的街道相比,宫墙内的辉煌、整洁和宁静显得如此完美。华士对一切都是如此“整洁就像小型的荷兰”印象特别深。一艘等在那里的大船由太监驾驶,载着胡博和他所有的设备穿过荷叶间的狭窄通道,几十名名太监等在岸边,帮助他运送设备。当华士下船时,伍廷芳严肃地对他说:你现在就处在禁地之中。

华士第一次看到皇太后,是透过皇家殿堂的窗户。他看到,两个小太监在她的身后举着两只把巨大的蒲扇,再后面是八名太监抬着一把只巨大的黄金座椅,“女神”威严地坐在椅子上,再往后是更多的太监。

大约过了15分钟,他被带进站满太监的宫殿。太后坐在龙椅上,在他还没有意识到什么之前,所有的人都匍匐在地上,不断地叩头。华士非常的惶恐,他被敬畏的气氛所包围。此时,华士被允许画像,虽然之前见过她的照片,但还是被她惊人的容貌所打动:“坐得笔直,显示出极大意志力,超过我所见过的任何人。她面容亲切美丽,流露出强硬坚定的意志,我立即就喜欢上了她。”

 慈禧笑着说:"Very Good,Very Good"
 
第一次的绘画,胡博认真地进行了头部小样的绘画,直至有人传谕皇太后累了需要休息,画像才告一段落。慈禧离去后,华士继续描画宝座和陈设背景,太监让他返回画室参照素材描绘,现场的陈设可以借走,但返回画室时,只让他带走了宝座后的帏幔缦和一块横匾。

6月底的北京已进入了暑期,华士忍着酷热作画,直到天黑,完成了头像的小样。

第二天,华士如期来到现场,慈禧已等在那里。历时45分钟后,她让伍廷芳传译,不要眼睛上、下和鼻子处的阴影,眼睛要加大,嘴唇要丰满,嘴角要向上,眉毛要直,华士这才明白太后不要写实的肖像,而且必须按她的意愿去作画。华士请求暂停两三天,却被告知定了连续四天作画,不能擅自更改。返回后他只好马上修改小样。

第三天,华士带着头像原稿和前一日完成了的改样进宫了。新绘画的头像小样得到了皇太后、载振和伍廷芳的赞许,但皇太后还是提出,眼睛还需要向上睁开些,眼角尖小些。

最后的一天,慈禧身体不适,邀他去寝宫作画,绘画过程中华士提及服装和饰物的问题,得到的答案是这些物品会送至画室慢慢画。这一天绘画结束时,皇太后问伍廷芳“很好”用英文怎么说,最后便笑着对华士说了一句英语“"Very Good,Very Good”"。

华士回到画室后,根据头样和一些述速描开始画作,但先前允诺的服装和陈设大多没有送达。他只好求助身边的友人,最后拼凑了一些宫廷的饰物和仿品,才得以作为画像背景的实物参照。

经过两个多月的努力,华士终于完成了这幅非写实的、“年轻的”慈禧皇太后画像。

探秘:华士画画到底收了多少钱?

很多人都很关心,当初大清政府到底给了华士多少稿费,为什么华士后悔少收了钱。1906年,华士已回到美国。12月7日,他在中国的经历被纽约时报整版地刊出。中国清政府还册封他二等双龙爵士,并被允许在翻领上佩带一枚小小的蓝色不透明珠子。记者在采访他时问到他的报酬,但华士回避了,并说他更愿意把这个问题留给那些头脑中只有金钱的人去想象,而他考虑更多的是艺术价值而不是生意。

当时的荷兰外交官威廉曾经在北京荷兰大使馆工作直到1910年,他在回忆中写道,华士收取了中国政府13000银泰勒作为报酬。另把一份报纸报道,华士除了勋章,还收到了慈禧很多礼物,珍贵的玉碗,非常精致的水晶和两个绘有桃花的花瓶,这些礼物都价值连城。

据史料记载:慈禧的一生共有6张油画像,分别美国女画家卡尔和胡博·华士画的。其中,除了颐和园收藏的一幅外,华士还依照慈禧的照片和他绘画时的述描画了另一幅,这一幅规格较小,但更接近慈禧本人的实际年龄和相貌,这幅写实的油画也被华士带回了美国。另外四幅是由美国女画家卡尔于1903年至1904年在颐和园内完成的。据说,当时慈禧答应画像,是认为这可以让她的威严在世界上传播。4幅画像中的一幅被慈禧赠与美国政府。另外三幅现在分别藏于美国、中国北京故宫博物院。

一幅画“修”了20年 62年前麻袋捆卷回了“国宝”

1988年,胡博·华士的同乡提出修复破损的画像;1995年,他的孙子再次提出修复这幅画像;2006年,画像修复正式启动,而主持的专家也是荷兰人……

到今年8月,胡博·华士为慈禧绘制的画像已存世108年了,在颐和园的画像中,老佛爷还是坐得笔直,服饰鲜亮,面容威严。从油画像的表面很难分辨它曾经被修复过。只有透过画布,通过专家的解读才能看到百年来油画经历的沧桑巨变。

这幅原想放在宫中的画像,因为慈禧非常喜爱,被移到了她常住的“养颐冲和”之所──颐和园。此后,油画像还曾摆放于颐和园排云殿内。1933年,北平(北京)的局势日趋混乱。4月19日上午8时,作为颐和园第二批南迁文物,装运前画像已被拆开卷起打包,交由故宫博物院乘火车陆路南下。

“当年南迁的颐和园文物有两千多件,与大量的国宝混在一起,油画像只是其中不太起眼的一张。”颐和园的文物管理人员介绍说。

1949年,滞留南京的文物开始北返。1951年,北返文物重新进行了分配,慈禧油画像回到了故园。回园后的慈禧油画像,已经出现了褶皱和油画油彩破损情况。当时,中国没有修复油画的技术,管理部门就请来一位中国画装裱的高手,在油画的背面托裱了一层高丽纸,装回画像框中保存。1979年,受颐和园的邀请,中央美院教授戴泽,在颐和园对慈禧油画进行临摹,历时三个月完成。

 修复方式和地点几经讨论

1988年,荷兰大使馆三等秘书与颐和园联系,说胡博的故乡荷兰林堡省省长到颐和园参观,看到了慈禧油画像,并提出要免费修复油画。相关部门立即组织了专家讨论会,参与的专家有杨伯达、廖静文、戴泽和艾中信等。但像慈禧画像这么大的画,历史价值又这么高,怎么修,在哪里修?成了专家们争论的焦点,没有形成一致意见。1995年,胡博在美国的孙子也提出要修复油画,条件是把画送到美国,出于多方考虑,被颐和园谢绝了。

2005年,荷兰林堡省文物修复研究院的安娜教授方问颐和园时,对华士在1905年的慈禧画像的破损情况表示忧虑。2005年9月荷兰文化部部长美迪会见中国文化部副部长时,提出由荷兰组成一个专家组,由荷方资助修复画像,并且承诺在修复的同时,可以培训中国的油画修复人员。还特别提出修复的地点设在中国,由颐和园安排。天时、地利、人和,各种条件具备,修复终于进入了程序。

 被纯净水浸湿的油画慢慢展平

修复前期的准备工作主要是取样、检测、展平和支撑固定。

2007年9月10日,林堡省的油画修复专家安娜和耀斯来到颐和园工作了6天。耀斯等人一起将画框从镜框中取出,发现画布已极不平整,扭曲严重。

安娜和耀斯再把画布从画框中取出平放在操作台上,用细毛笔蘸着一种从鲟鱼身上提取的胶水点在破损的部位,起到固定作用,以免颜料脱落。

工作人员把褶皱的油画铺到湿布上面压平,1个小时后,画布润湿变得柔软,再慢慢地拉伸画布边缘,让画布变得平整。再将画布撤出放到画框上,用塑料薄膜盖好画布固定保湿,湿画布变得更加松弛、舒展平整。经过一夜的自然风干后,用几厘米长的微型电熨斗垫着透明厚纸片将画布中翘起的地方熨平。最后,耀斯和工作人员一起将画框装好,再在画框外面包上一层塑料薄膜,固定好,将画移到恒温恒湿的房间保存,只等到来年3、4月再来颐和园做最后的修复。

 不许上飞机的特殊胶水
 
回国后,一个不大不小的难题困扰着耀斯。在修复油画中,需要把一块油画大小的无纺布粘在油画画布的背面,起到加固的作用。但是这种水性的粘合剂很特殊,中国没有这种粘合剂,大量的液体粘合剂是无法乘飞机运到中国的。

经过试验,耀斯发现这种粘合剂涂在无纺布上凉干后,再涂上二甲笨,会恢复粘性。于是他先找到无纺布把粘合剂刷满凉干后叠成一小块,准备带到中国。

 9个人揭纸揭了一个星期

2008年的3月27日,荷兰专家耀斯、安娜、鲁克等再次来到中国,对慈禧太后油画像做最后的修复。把画布平展、结实,首先要揭掉托裱的高丽纸,这也是修复油画像的第一关。耀斯、比安卡、米卡拉在颐和园工作人员的配合下,先用纯净水把高丽纸浸湿,然后用手术刀、牙签一点点地揭掉画布背面托裱的高丽纸。9个人整整干了一个星期才把高丽纸揭干净。然后根据用细棉线打好的方格,用棉纸蘸着清水将画布清理干净。

最难的一关是将新的背布、无纺布与画布黏粘合在一起。因为需要将二甲苯笨注入涂有粘黏合剂的无纺布上,才能恢复黏粘合剂的作用,而二甲笨苯有毒,所以在操作时,在场的人都戴带上了防毒面具。

油画的画布已很松散,粘黏合无纺布和人造纤维布时,如果直接用手压实力量不够,容易产生气泡,不小心就会把画布撕碎。耀斯想了个办法,他先找木匠做了个大画框,先铺上一层塑料薄膜,再依次将画布、人造纤维布、注好二甲笨苯的无纺布铺在画框中,顺着画框四周打了很多小孔的PVC管,管的一头接好吸尘器,最上面再铺上一层塑料薄膜,四周固定严实。开启起吸尘器,两层塑料薄膜间的空气被一点一点的地吸干净。在不间断的两个小时的吸尘抽气过程中,三层布被牢牢地黏粘合在一起,经过一夜二甲苯笨全部挥发,结构修复完成。

最后一关就是美学修复了,也就是把残破的部分润饰(用色彩补全)。经过电脑的对比分析发现,左侧残破的部分与右侧是完全对称的。这一发现让原本棘手的美学修复得难题迎刃而解。

4月9日,全部的修复工作完成。

关键词:颐和园珍宝揭秘慈禧老佛爷

下一篇:牡丹花开 “皇家”巡游 圆明园打造踏青盛宴

相关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