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科教旅游 > > 高校游

北外图书馆的前世今生
时间:2013-04-25 14:15:42  来源:  发布者:zhangah   浏览次数:0    字体:[ ]

声明:本文来自网络,观点仅代表原作者本人,不代表海淀旅游网立场

  如今,提到北京外国语大学最有特色的建筑,同学们一定会不约而同地想到即将竣工开放的北外图书馆。的确,这座身着55语种“字幕墙”,颇具现代化与人性化的图书馆毫无疑问地体现了北外的多语种特色,当之无愧地成为北外最具有代表性的建筑。

 


  
  《107调查》报纸曾经于2010年就图书馆改扩建问题进行采访。如今,随着高年级的同学一批批地毕业,恐怕对图书馆有了解的在校学生已经少之又少,只能从老一辈的口中得知其点点滴滴。
  
  而新的北外图书馆到底有哪些地方值得期待?带着与大家同样的对图书馆的憧憬和疑问,记者来到北外东院一号楼多语言服务中心,在图书馆办公室的任小放老师和信息咨询部的全慧老师的引领下,去探寻北外图书馆的“前世今生”。
  
  老图书馆们—逝去的记忆
  
  北京外国语大学图书馆始建于1941年,前身为延安外国语学校图书馆。而据任老师介绍,在建院以后,北外才拥有真正“有规模”的图书馆,坐落于东院四号楼与五号楼之间。大概在63、64年左右,图书馆搬到如今行政楼配楼的位置。
  
  直到90年代,北外才又建起新的图书馆(即现在正在进行改扩建工程的旧馆),与之前的图书馆并行使用。当时两个馆的规模都非常小,一共只有一万平方米左右。
  
  
  全老师说:“我02年来北外读书的时候,行政楼配楼作为中文馆,现在新馆的位置是外文馆。没想到,当年的新馆在那么短时间内就被拆了。”
  
  新馆,你好
  
  2006年,北外申请经费扩建图书馆;08年,教育部批准改扩建工程,财政部拨款1.2亿元。2009年,北外旧图书馆开始向外搬迁,2010年,旧馆改扩建工程正式启动。从此图书馆便一直被绿色的帐幔遮住了真颜。如今,图书馆神秘的面纱终于被揭开,55种语言,述说着新馆初建成的喜悦。
  
  55个语种的字幕墙


  
  2012年12月4日,刚刚装修完毕的北外图书馆“字幕墙”赫然登上了《新京报》的版面。“为了展现北外多元的语种及文化风格,新扩建的图书馆的正面拟将50多个语种的‘图书馆’一词汇集起来,经过艺术加工形成具有极强装饰效果的墙面,落成后将成为独具特色的图书馆建筑。”(引自《新京报》原文)
  
  图书馆字幕墙的设计师是现任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副院长的崔恺,他设计过的北京外研社大楼被评为上世纪90年代“北京十大建筑”之一。
  
  最初设计师只在字幕墙上用了十几个语种的“图书馆”单词。馆方人员看到初稿后,提出了很多修改意见。校长本想把世界上所有的语言都“一网打尽”,但是能帮忙核对稀有语种正确性的专家实在太少,或者基本没有。于是,最终妥协的办法是:先覆盖北外现有的和未来几年内开设的55个语种,将来再在墙上慢慢增加语种数量。到时候可以把墙上出现重复的单词取下来,换上新的语种的单词。
  
  为了保证55个语种的正确性,图书馆采访部的老师花了整整一个星期的时间,与北外各院系各语种的老师们进行联系沟通,采集各种语言的单词,此项工作得到了院系老师们的大力支持。其中有一些语种,像尼泊尔语、马耳他语,还没有招生,信息采集就艰难一些。图书馆就联系到北京第二外国语大学、北京大学等相关语种的老师进行沟通。
  
  有些小语种的字体无法在Word文档中显示,老师们就通过PDF文件或截图等各种方式,把字体文件发给全慧老师。全慧老师再花上一两天时间仔细校对,要保证每个语种都覆盖到,每个文字一定要正确。仔细核对确保准确无误之后,再发给设计师。
  
  有亚非小语种的同学抱怨,他们学的语种出现频率非常少,对此全老师解释说,55个语种的分布的确不平衡。比如,在印尼语和马来西亚语中,“图书馆”这个单词是一样的,而且拼写起来很长,所以它很适合设计师作为分割线设计上去,并且出现很多次;而一些亚非语种单词出现的频率被尽量减少了,因为它们普遍比较难,生产和安装的时候很容易出错,(事实上已经出现了无数次错误),后来全老师也纠正了很多次,“虽然我核对了很多遍,但是还无法保证百分之百正确”,她说。
  
  制作字幕墙的师傅们也都没学过这些小语种,模具的制作就是一个难关,每个字母的笔画要仔细校对,要保证百分之百准确。在安装的时候,工人们也看大懂,可能会安反或者少了个点、竖、撇什么的,如此反复多次。
  
  “有同学发现错误后,我们会及时更改、撤换。反反复复持续了大半个学期。最近,我们还在改最后的三个地方。虽然都不认得亚非几十个语种的单词,但我们也得保证跟原始设计一模一样。这要是错了,丢人可就丢大了。”全慧老师微微笑了笑。
  
  “其实我们也是想到,像小语种的同学,尤其是很小的语种(一届只招收十二名、四年一届)的,能在上面找到自己所学的语言,会有很强的认同感和自豪感。所以这55个语种,无论有多难,都得做上去,而且尽量把稀有语种放在靠下的位置。如果放得太高,他们在近处与自己语种合影时会拍不到。”
  
  掀起你的面纱来
  
  据相关规划图及数据,旧图书馆总面积约为7,700平方米。改扩建后,新馆总面积将达到约23,000平方米。与旧图书馆不同的是,新馆为领导和工作人员们准备的办公面积缩小了不少,仅有3,400平米(这其中包括设备占地);而为同学和老师们准备的藏书和阅览部分占1,7805平米。
  
  新馆共六层(在原图书馆的基础上加盖两层,并新增地下藏书室)。一楼虽有期刊和电子阅览室,但主要将成为服务活动区。有咖啡厅,有充分的活动休闲地带,还有读者服务区(书店)。图书全部按“人大图书分类法”进行分类。二层主要为中文藏书、三层英文藏书、四层多语种藏书、五层是古籍藏书(一般情况下,古籍是不对外开放,但可能会定期做一些展览),而地下一层存放过期期刊和之前存放在香山基地(见后文)的图书。
  
  新图书馆的阅览座位有2200个,相比老图书馆的1000个,数量翻了一番。以后每天从早8点到晚10点,同学们都可以在新建的图书馆学习和阅览书籍。
  
  按国家标准,大学图书馆座位要保证每5个学生拥有一个学习位置。算下来,新图书馆的学习位置可保证的学生数量达一万多,超过了北外学生的总数(北外一卡通注册量大概在9,000人左右)。任老师说,这已经“远远超过了国家的标准。”
  
  有些同学假期不回家,为了满足他们的自习要求,图书馆设有专门的假期自习区,一共400个座位,并开设专门通道。这样,在寒暑假图书馆主馆关闭之后,同学们也可以在单独开辟的自习区自习。
  
  图书馆的大厅中央,是旧馆原有的“天井”(围墙所围成的露天空地,状如深井,故名)。现在,天井覆盖了一层玻璃,上面刻着十多个语种的文字。太阳光线透过天井的玻璃,在地上映出淡淡的各种语言的字母阴影。更引人注意的,是呈环绕上升趋势的“书山”楼梯。这也是前所未有的独特设计。对此,任小放在他的文章《图书馆的装饰之美》中是这样描述的:
  
  “中庭透明的玻璃与南北两侧的落地玻璃交映出白天的阳光雨露,夜晚灯光直接与间接的照明表达出一种温馨、舒适的感受”;“图书馆还应该有一种对于知识敬畏与敬仰的表达,通过中庭退层楼梯与书架的装饰立面设计,表达一种‘书山有路勤为径’的精神感召”。
  
  环境设施总相宜
  
  “新图书馆会提供一个非常好的学习环境,并服务于学生和教师。”任老师说。
  
  在新的图书馆,没有房间的概念,一层楼就是一个房间、一个整体。每一层中间是“书山”楼梯,环绕着楼梯的是藏书区,而阅览区都是在外围,呈“回”字形。这是为了防止人流走动产生的噪音影响学习,从而创造一个好的学习环境。而且,设计师巧妙地利用阳光、灯光与环境颜色,协以家具的流畅造型、曲线,营造出舒适、温馨的阅读环境。
  
  在这座被无线网络覆盖的图书馆,所有阅览座位都能用来自习,并带有读者自行调节的扭转式台灯、有线网络接口和电源。每张桌子都做有隔板,这样,读者就不能进行面对面语言的交流,也不会被噪音所困扰;读者从书架上拿下来的书可以不用送还,会有专门的工作人员负责“上架”。甚至连整个图书馆都主要运用暗色调,这样更能营造一个安静的读书氛围。
  
  当然,这不代表图书馆没有能说话的地方。图书馆会开设讨论区,并且在将来还会分不同等级,比如“低声说话区”、“绝对安静区”等,去满足不同的需求。但是,不管怎么样,同学们还会需要一段时间去适应。
  
  除了能够自助借还,图书馆还有自助服务系统,包括自助扫描、自助打印,都是用一卡通收费,学生自己操作。利用图书馆配备的自助扫描器,读者可以在很短时间内扫描完一本书,生成文件,并用U盘拷贝带走。这大大减少了因复印造成的纸张浪费。
  
  “这些设施造价成本很高,学校也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在设计上,我们尽量细化这些,让学生们感受到图书馆真正的实用性。
  
  “所以,我们希望同学们在今后使用图书馆的时候,能真正爱惜这些设备,它不只是钱的问题,还凝聚着图书馆工作人员们的辛勤汗水。我们也希望同学们能真正把它使用好,有什么意见,及时跟我们反映,多一些宽容,然后尽量自己去适应。”任说。
  
  “戴馆长(即戴龙基教授,原北大图书馆馆长)曾经说,要把北外的图书馆建成‘让人难忘的图书馆’”,任说。“我们一直在追求这个,也在一直不断完善。现在,一张阅览桌造价是四千多元,因为桌子上的设备都非常先进。将来,图书馆会有培训教室、多媒体、研讨室等等,只要现在有的这些数字元素,我们都有、都能做到。”
  
  大肚能容—数字兼图书
  
  目前,北外图书馆核定藏书量为120万册。书籍种类以人文学科为主,这其中包括了45个语种的书籍。新增的国关、国商、计算机等学科也扩大了采购量。每年都在不断按常量增加,如今已比较充实。虽然现在中文图书和外文图书差价非常高,为了避免将来图书馆变成中文书籍的天下,尽管非常贵,图书馆也加大了外文图书的采买。
  
  同学们一定会产生这样的问题,目前三个临时图书馆的藏书量应该远不及这个数字,那么多出来的藏书是从哪里来的?事实上,这些我们没有见过的藏书在一直存放在“香山基地”,在新馆投入使用之前,它们将会被全部搬回来。
  
  馆内的图书资源分两部分,一是纸质的,另一部分是数字化的。未来图书馆的发展趋势是数字平台越来越完善,而纸质资源“文物化”。
  
  2001年,北外第一次把图书书目变成数据系统,建立自动化平台。这标志着北外图书馆数字化进程的一个重大突破。在此之后,学校于2006年斥巨资引进以色列高级数据库系统Aleph。
  
  在许多高校的图书馆,1949年以前的图书已经不外借了,而是作为文物保管。北外图书馆的一些国外早期图书,也被整理出来作为藏书。
  
  而解决这一切问题最简单的方式,就是数字化。为适应未来“数字兼图书”的发展趋势,图书馆的电子阅览室在四层增设多媒体体验区,把以苹果为代表的移动式(手机)体验和以windows系统为代表的pc(个人电脑)的中转做一个跨行结合,让学生获取数字资源的方式变得多样化。将来的图书馆将会发展为一个高度数字化、可动态分析的数据库。
  
  你一定不知道的
  
  其实,最初图书馆的设计并不是现在我们看到的这个样子。
  
  “你看,设计师一稿是这样设计的。图书馆和英语楼、体育馆是学校规划核心区。”任小放向记者介绍,“但是在十几年内,我们还没有拆电教楼和千人礼堂的计划,所以二稿换成现在的样子。拆掉礼堂和电教楼是学校的长远计划。原计划中,字幕墙也不是刻在现在这个地方。因为电教楼拆不了,所以改变了字幕墙的位置。”
  
  有同学会问,现在北外有三处临时图书馆(中文图书馆,行政楼配楼,红楼一层期刊阅览处),那么新馆建成后,它们会起到什么作用?对此,图书馆方面的解释是,新馆建成后,将会把这三处的书籍全部搬回新馆,而这三处地方将会交还学校,作为档案馆之类的使用。
  
  也许有同学注意到了图书馆前方的工人居住区,而他们不知道的是,这里以前还曾经有过一个食堂。在北外东院连续施工的日子里,这里的活动板房就成为了工人们居住的地方。
  
  学校计划在图书馆建成后,把这片活动板房建成花园。在08年最初设计的时候,有人还曾建议把这里设计为一个湖,说北外没有水元素的存在,就“没有灵气”。任小放还曾经建议利用旁边体育馆游泳池的水,来营造“曲水流觞”的景观。
  
  “但这当然也要遵从学校规划,”任说,“好多学校都有自己的湖,清华、北大甚至人大也有一个人工湖,我们也应该有(不过之前听老人说,78年左右那会儿,电教楼和英院那里是个大湖,但水源也不是很足)。到时候,花园里其实也可以有水的元素。”
  
  在设计新图书馆时,阿语楼与图书馆之间的那棵老槐树被特殊照顾,特意为其保留一片天空。
  
  “因为现在要砍一棵树代价太大,尤其那种每棵都有编号的老树。我们北外本来绿化就不够,过去图书馆周边都有一些好的树种在那,所以学校花了好些钱来移栽这些树,好像一棵大概需要20万。那棵树可能比北外年龄都要长,很有保留价值,所以更得留下来了。”
  
  争取4月对外开放
  
  任老师说,图书馆现在还处于在验收阶段,还需要内部整改、精装。他们争取在2013年4月份让同学们开始使用。
  
  图书馆向家具厂定制了上千张书架、上百张桌子。生产这些是需要有周期的。而在这个寒假中,工人也要春节休息,这样至少到三月份才能交货。在它们被运到图书馆之后,还要做一个全面的测试。图书馆将以最快的速度做测试,等所有设备都调整好,并且过了适应协调阶段,然后搬迁、正式开放图书馆。
  
  “我们计划是把搬迁工作控制在两周之内。但实际上可能还会有很多没有预料到的问题,需要不断修改、调整。万一有哪项不过关,就会延期开放,尤其是消防安全这块,要求是非常高的”,任说,“为了保证消防安全,在设计中很多地方我们也不得不做出一些改变,我们必须保证这一块没有问题。”

关键词:北外图书馆北京外国语大学建筑

上一篇:走进人大新闻学院 感受媒体的力量

下一篇:中央民族大学 感受民族文化历史

相关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