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畅游海淀 > > 畅游海淀

曹雪芹纪念馆“题壁诗”之种种
时间:2013-04-15 16:39:56  来源:  发布者:zhangah   浏览次数:0    字体:[ ]

声明:本文来自网络,观点仅代表原作者本人,不代表海淀旅游网立场

    今年是曹雪芹先生去世250周年。在曹雪芹短短48年的人生历程中,由于一部《红楼梦》,不仅使后人有了“红学”这一独特学科,而且为史学界留下了诸多难解之谜。

    关于位于西山北京植物园里的曹雪芹纪念馆的题壁诗问题,自1971年发现以来至今已四十余年,但在红学界一直是争论不休。有的红学家认为这些诗词不是曹雪芹所写,这里也不是曹雪芹故居。而有的红学家则认为,这些诗词应是曹雪芹和他的好友鄂比所题,这里也确实是曹雪芹故居。因其争论不休,所以这里到底是不是曹雪芹故居的问题也难有定论。关于“题壁诗”的问题最近又有了新的消息。由北京曹雪芹学会主编的《曹雪芹研究》,前不久刊发了《关于正白旗三十九号“题壁诗”的一次鉴定》一文,作者署名是北京曹雪芹纪念馆。文中首次向人们公布了在2008年奥运会前对题壁诗的科学鉴定。曹雪芹纪念馆馆长、我国著名红学家李明新女士聘请公安部资深文检专家李虹先生对题壁诗进行了鉴定。李虹先生曾到美国接受过文件方面的专业训练,参加了国内很多大案要案的文字鉴定工作,具有丰富的文字笔迹的鉴定经验。李虹先生通过对“题壁诗”的字体、张行家藏书箱上“五行书目”的字体以及孔祥泽《南鹞北鸢考工志》“曹雪芹自序双钩摹本”的照片字体,进行了对比研究得出结论,三个物件(题壁诗的两种字体之一)的字体确为一人所写。

    李虹先生的科学研究和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孔祥泽先生的推断,以及原北京大学放射学教授黄振泰先生的科学考证也是不谋而合。对于三件文物的笔迹,亲自看见过曹公字迹的孔祥泽先生说:“我深信这正是曹先生的亲笔书写”。黄振泰先生将“题壁诗”的文字与《南鹞北鸢考工志》的“曹雪芹自序双钩”文字经行对比后认为说:“题壁诗”是站立写的,而“曹雪芹自序双钩”是坐着写的,但字迹有很多相同之处。而李虹先生事先并不知道孔祥泽和黄振泰二人的意见。我国著名的文物鉴定专家、大书法家张伯驹先生在1977年8月31日同钟敬文、周汝昌等先生参观正白旗39号老屋并看了“题壁诗”的照片后,也曾肯定地表示:“从书体上看,正白旗39号"题壁诗"系乾隆时人所书无疑”。

    “瓷联”字体与曹雪芹“题壁诗”完全一样

    关于曹公的字迹,在2000年又发现了“曹雪芹瓷联”,但是并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甚至在曹雪芹纪念馆中也没有有关瓷联的资料。曹雪芹纪念馆研究员李强先生著的《做不完的红楼梦曹雪芹在香山正白旗》一书中详细介绍了“曹雪芹瓷联”的发现。这是至今唯一有署名曹雪芹的曹公字迹。两幅瓷联均为瓷片,一副是两条整片的,一副是破碎的,但碎的不厉害,拼对起来很完整,且字迹清楚。这两幅瓷联书写的都是岳飞《满江红》中的词句。一联两片是“八千里路云和月,三十功名尘与土”;另一联两片是“笑谈渴饮匈奴血,壮志饥餐胡虏肉”。两幅瓷联的左下方都有小字署名“曹雪芹”。

  曹雪芹书写岳飞的词句这是和他的遭遇和性格是相符的,他也是一腔爱国热血,但报国无门,只有空悲切。李强先生多年在纪念馆工作,又精心研究红学,对题壁诗的两种字体太熟悉了。他一眼就看出瓷联的字体和题壁诗的两种字体之完全一样,也就是曹雪芹的字体。多年来,通过实物和科学的考证,正白旗39号的题壁诗确实是曹雪芹和鄂比所题。

    我国伟大的文学家曹雪芹的举世名著《红楼梦》是在北京的西山黄叶村写作的,然而,当年曹公用血和泪写出《红楼梦》的黄叶村“抗风轩”在哪里呢?也就是说,曹公在西山的故居在什么地方?在上个世纪的七十年代前,很多红学家曾在香山卧佛寺一带寻找。像著名的红学家吴恩裕先生为了寻找黄叶村,还在香山的煤市街租了一个小院,一找就是四年。著名的红学家、原中国曹雪芹研究会会长、北京曹雪芹研究会会长胡德平先生,为寻找曹雪芹故居也曾跑遍了香山。在正白旗39号老屋发现了“题壁诗”后,他又相继写作了《曹雪芹在西山》、《说不尽的红楼梦曹雪芹在香山》等书。我国已故的著名红学家周汝昌先生在《曹雪芹传》中,用了三个篇幅《山村何处1》、《山村何处2》、《著书黄叶》来寻找曹公故居。很多红学家还通过敦敏、敦诚和张宜泉的诗词和在香山、卧佛寺一带大量的有关民间传说,把曹雪芹的故居锁定在香山、卧佛寺一带。

    “曹雪芹书箱”上的 “五行书目”

    在红学家们苦苦寻找曹雪芹故居时,1971年,正白旗村39号老屋的西屋墙壁上发现了“题壁诗”。“题壁诗”是怎么发现的呢?居住在正白旗村39号院的主人名叫舒成勋,是原北京二十七中学的退休语文教师。满族人,其祖上为正白旗人。舒老先生家的西房房顶的二椽断了,他家准备维修。

    4月4日那天,他家在搬动家具时,一不小心,床板的角碰掉一块西墙皮,里面还有一层白灰墙,墙皮上还写着很多字。后经仔细剥离,发现西墙的百分之六十的面积都写有诗,而且文字的排列有序。有菱形的,有扇形的。有诗词,有对联。先后发现计为八首。“题壁诗”的字体分为两种,也就是说是两个人所书,这两人都是谁呢?经一些红学家如胡德平先生等和舒成勋老师的考证,以及一些社会人士提供的多种资料,证实“题壁诗”为曹雪芹和他的好友鄂比所写。

    题壁诗发现后相继出现了两位和题壁诗有关的重要人物,一位是北京风筝协会副会长孔祥泽,另一位是家有两只祖传曹雪芹书箱的张行。孔祥泽老先生在年轻时曾看见过曹雪芹的佚著《废艺斋集稿》,抄写过其中专门介绍风筝制作的《南鹞北鸢考工志》,所以对曹公的字体很熟悉。他一看“题壁诗”的一种字体,就觉得和曹公《考工志》的字体一样。特别是通过孔祥泽老先生的考证,其中一种字体应为曹雪芹所书,另一种字体有的还有署名“拙笔”。当然拙笔是一般文人的谦虚称法,可以泛指。但这里的拙笔则是鄂比的虚称。一些红学家认为这是曹公的好友鄂比所题。因为鄂比正是住在正白旗村,与曹公来往频繁,常常在一起饮酒论古,赋诗作画,一同到樱桃沟去打泉水等。只有住为同村近邻,日常交往才会方便。尤其是“题壁诗”中有一副对联“远富近贫以礼相交天下有,疏亲慢友因财绝义世间多”,曾在香山附近居住的张永海老人曾说过,这副对联是鄂比送给曹公的。在发现的“题壁诗”中,正巧有这副对联,得到实物印证。

    张行先生家有两只祖传的书箱,书箱上也有两种字体。而且这两种字体竟和“题壁诗”的两种字体完全一样。后经红学家考证,这两只书箱是鄂比送给曹雪芹的。两只书箱上正面都有“拙笔写兰”的字样,有鄂比画的兰花。

    鄂比的字画很好,在香山一带很有名。在曹雪芹纪念馆的北边有一座关帝庙,相传以前为龙王庙,庙的北墙上现还有鄂比画的“墨龙图”。两只书箱之一里有曹雪芹为其妻芳卿写的“五行书目”,即藏五种书的题目,是曹雪芹的字迹。

    “题壁诗”表明乾隆十一年曹雪芹已到西山

    “题壁诗”的落款有的注是“丙寅”年,这“丙寅”是一重大发现。这也是曹公何时到西山的重要依据。在清代共有四个“丙寅”年,即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乾隆十一年(1746年)、嘉庆十一年(1806年)、同治五年(1866年)。而在康熙二十五年,曹公尚未出生(曹公是康熙五十四年出生的,有一位著名的红学家说曹公是雍正二年四五月份出生的)。嘉庆年间曹公已去世。曹公只赶上乾隆十一年这个丙寅年。而有的红学家说曹公在乾隆十一年时尚未到西山,所以这里不是曹公故居。

    关于曹公何时到的西山也一直没有定论,有的说是大约在乾隆十五六年前后,有的说是在乾隆十九年,还有竟说乾隆二十一年的。既然曹公到西山的时间不清,那怎么就肯定曹公在乾隆十一年时就没有到西山?正是通过题壁诗“丙寅”年,证明曹公在乾隆十一年时已到西山。书箱上题“乾隆二十五年”,张伯驹先生的论断题壁诗为清代乾隆年间所书,这和题壁诗上的“丙寅”年以及书箱上的“乾隆二十五年”是相符的。

    关于曹公是什么时间到西山的问题,有一个人物也是十分重要的,那就是他的表哥平郡王福彭。福彭的母亲是曹公的亲姑,福彭在十九岁时继平郡王。他和曹公的关系很好,并有“相惜”之情。还有的红学家以《平郡王与曹雪芹》著文出书。因在乾隆十年前后的一段时间里,福彭正担任正白旗的都统,正是通过他的关系曹公才住到正白旗村的。福彭英年早逝,在清隆十三年时四十一岁去世。这也就是说,曹公应在乾隆十三年前就已住进正白旗村。在过去的《曹雪芹纪念馆》的第三展室中(里院西小院)就明确写着:“约于乾隆十年左右,他为生活所迫,离开京城,结庐西郊。在"茅牖蓬椽,绳床瓦灶"的生活中,用血和泪铸成了他的举世名著《红楼梦》的”。福彭的卒年和“题壁诗”上的丙寅年也是相符的。

  “题壁诗”可以说是一个重大发现,因为很多有关曹雪芹身世的疑问得到了解决,如曹雪芹是什么时间到的西山?曹雪芹在海淀居住过吗?曹雪芹在西山的故居在哪里?曹雪芹的字迹如何?“题壁诗”发现后,使人们知道了曹雪芹的佚著《废艺斋集稿》,又出现了写有曹雪芹和鄂比的书箱以及曹雪芹瓷联等文物。由此可见,现在的曹雪芹纪念馆就是曹雪芹故居。


 

关键词:曹雪芹纪念馆

上一篇:京城内外踏青探春总动员

下一篇:蛇年观蛇 了解动物园中最凶那头蛇

相关文章

热点文章